首页 >  精品资讯  >  投资经典 > 正文

巴菲特致股东信:美国企业和股票未来会更有价值(内附原文)

2017-02-27 来源: 新浪网
字体

思想精华

你永远不该忘记:恐惧是亦敌亦友的——从投资人角度来说,将恐惧散播会为你提供低价收购的机会;但同时,对个人来说,恐惧是你的敌人。

每当听到分析师以羡慕的口吻谈论某些管理层擅长“做数字”,我和查理总会皱眉头。事实上,商业世界中有太多不可预测的事,意外时常发生。而当意外发生时,那些以华尔街的反应为关注重心的CEO们便会倾向于编造数字。

假如有一千个管理者在年初时对市场进行了预测,那么在未来连续九年里,至少会有一个预判是正确的。当然,1000个猴子里看起来似乎总会有一个聪明的先知。不同之处是,这只幸运的猴子不会允许其他人和自己站在一队,共同投资。

许多聪明人在做对冲基金。不过一定程度上来说,他们的工作是自我中和的,他们的智商虽然能选择不错的股票品种为投资者带来收益,但却对抵了投资者为此要付出的高昂年费和管理费。所以对投资者来说,对冲基金并非好选择。

底线:当数万亿美元由收取高额费用的华尔街金融家们掌管,通常获取巨额利润的人会是管理者,而不是客户。大大小小的的投资者都应该坚持选择低成本指数基金。

多年以来,我经常被问及投资建议。(但是,)一些投资者一边感谢我的建议,一边又踏上消耗巨额管理费用之路,或者在一些机构中寻找被当作“超级助手”的顾问。

总体战绩

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布称,第四季度利润增长15%,得益于投资收益增加。

净利润攀升至62.9亿美元,合每股盈利3823美元,上年同期为净利54.8亿美元,合每股盈利3,333美元。扣除部分投资收益后的经营利润为每股2,665美元,彭博调查的三名分析师平均预期的是每股2,717美元。

巴菲特以他的选股天赋为人所熟知,伯克希尔哈撒韦大部分收益都来源于巴菲特掌管公司50年来所购买的各种业务。公司旗下数十家子公司包括汽车保险商Geico,铁路公司BNSF,汽车经销商网络,零售商以及电力公用事业公司等。

巴菲特表示:我们预计,投资收益仍将会很丰厚,不过随着时机的变化而表现出随机性。这将为企业并购提供大量资金。伯克希尔顶尖的CEO团队将专注于增加他们管理的企业的收入,并在恰当的时候通过并购实现增长。

美国企业和股票未来会更有价值

巴菲特在信中介绍,在20世纪,道琼斯工业指数从66点涨到了11497点。到了2016年年底,道指已经进一步增长到了19763点。因此,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美国企业的经济前景正如它们对应的股票一般,在未来的价值终将会远超过现在。

但巴菲特也认为,未来几年,主要市场的下跌甚至恐慌可能会时有发生,这也将影响到所有股票。

“无可否认,伯克希尔的实质盈利会不时地下滑,这都是美国经济周期性的变弱造成的,另外,保险业中发生的大型意外及其他的行业事故亦是造成公司利润下滑的原因。但伯克希尔以债券及股票为主的投资组合从1998年开始就已经持续稳定地为我们带来良好的资本增长、红利和股息等,这些投资组合也为我们的融资和收购提供了巨大的帮助,这些都是伯克希尔的竞争优势。”

赢得与对冲基金十年赌局

巴菲特曾在2005年立下100万美元赌局:以10年为期,对冲基金的表现能否跑赢指数基金?巴菲特认为不可能。而十年之后,巴菲特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这点。

在巴菲特发布赌局之后,Protege Partners 合伙人Ted Seides于2007年应战。在2017年的年信中,巴菲特公布了9年来双方的成绩单,显示从立下赌局至今,巴菲特选择的指数基金平均增长年率为7.1%,而同期资产管理公司Protege Partners选择的五只一篮子对冲基金平均增长年率为2.2%,也就是说,如果同时在2005年将1百万美元投入指数基金和对冲基金,收益将是85.4万和22万美元的差别。

巴菲特以此提醒股民,当万亿资金涌入华尔街,而需要交管理费的时候,一般总是基金经理获得巨额收益,而不是他们的客户。总之,散户应该选择低成本的指数基金。

投资苹果赚了16亿

巴菲特还谈道,近期在苹果股价急速上涨后,伯克希尔哈撒韦在苹果公司一战上累计斩获近16亿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周六公布的年报显示,去年购买了6120万股苹果股票,耗资67.5亿美元,平均买进价格大约在110.17美元。按照周五苹果收盘价136.66计算,这部分持股价值已超过83亿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是2016年苹果前十大投资者之一,第一季度就买进了超过900万股,然后又在第四季度继续加仓。之前旗下一家保险子公司的监管申报文件曾曝光过最初的买入价格平均为每股99.49美元,但周六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报则披露了截至12月31日整体投资的更多细节。

巴菲特打趣道,去年在美国大选期间,伯克希尔增持的不仅仅是苹果,还有其他120亿美元的资产组合。

增持航空股

去年四季度,巴菲特还增持了四大航空股(达美航空、 联合大陆控股、美国航空集团、西南航空),旗下航空股持仓环比翻七倍。

巴菲特长期以来曾对民航业唯恐避之不及,去年立场180度的大转弯令人开始重新审视这个一度被他称之为“投资者死亡陷阱”的行业。伯克希尔公司2016年下半年变身为达美航空、 联合大陆控股、美国航空集团以及西南航空的前两大投资者之一。

同期上述四家公司的股价分别飙升33%、67%、57%及27%,均远超标普500指数6.6%的涨幅。

去年,他还完成了电池厂商Duracell和Precision Castparts的交易,后者是一家航空业供应商,这宗交易也帮助提升了他公司制造业领域的利润。

现年93岁的亿万富豪查理-芒格(Charlier Munger)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副主席。他在本月中旬的Daily Journal年会上曾对买入苹果和航空股的行为解释,我不认为我们是疯了,我们只不过是在调整适应。

“当巴菲特在买进航空公司股票,买进苹果股票时,他已经改变了。”

移民是美国经济魔力的一部分

在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上任之后,对美国经济是喜是忧,是全球投资人好奇的事情。有人担心,特朗普偏“保护主义”的贸易政策,是否真的有利于美国商业的发展。在今年的年信中,巴菲特并未直接提到特朗普政府,但他对美国经济的表述,显示他对移民的态度,与特朗普不同。

“用一个词来总结我们国家的成就,就是魔力。”谈到美国经济的巴菲特不吝溢美之词,“从240年前开始,在不到我年纪三倍长的时间里,美国已经集合了人类的聪明才智、市场体系,一群智慧而有理想的移民,以及法律法规,来一同实现我们先辈理想中的富足。”

巴菲特指出,美国经济魔力最大的贡献是市场体系。“一种引导资本、人才、劳动力的体系,创造了美国的富足。”他指出,这个系统也是分配财富的主要系统,“通过联邦和地方税收的引导,可以进行大部分的分配。”

巴菲特曾经在美国大选前,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虽然在大选中赌错了人选,但是,巴菲特的伯克希尔股价,却受益于特朗普当选后的美股牛市,巴菲特曾在采访中表示,在11月8日大选结果公布后,曾砸下120亿美元买入美股,而伯克希尔的股价,也在去年年末创历史纪录地涨过25万美元/股。

支持股票回购行为

专注于长期投资的巴菲特本次公开支持了一种有时被谴责为短期主义的行为:股票回购。而股票回购的争议在美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因为这让股东享受更多的收益,而不是增加员工的工资或者将资金花费在研发上服务于整个社会。

巴菲特认为,回购是资本的合理使用,没有任何公司是为了回购,而去主动放弃了长期投资。

弹药库“保险业”遇困境

在年信中,巴菲特还照例点评了伯克希尔旗下各大主要业务的表现情况。其中,保险业是伯克希尔的核心业务。伯克希尔哈撒韦以及子公司保险业务的保险金收入和浮存金,一直是支撑巴菲特巨额投资的“弹药库”。但是行业竞争和全球利率长期处于低位,让保险业盈利受损。

在年信中,巴菲特指出保险业整体困境的同时,也表示,低利率环境对伯克希尔的保险业影响不大,“几乎所有的财险/伤亡险公司的投资组合——不包括伯克希尔——都集中在债券。一旦那些高收益率的投资成熟到期,而被债券所取代的话,来自浮存金的投资收益,就会稳步下跌。所以,有理由认为未来十年,行业收益都不如过去,特别是再保险公司。”

但巴菲特同时指出,考虑到伯克希尔的财务能力比一般保险公司要强,因而在投资方面的灵活性更大,“当别人受到限制的时候,我们的机会在扩展。”

在去年的年信中,巴菲特就曾经表示,“伯克希尔最大的未登记财富,存在于保险业之中。我们用了几十年时间,来创建一个无法被替代的多维经营方式。”这也是巴菲特坚持伯克希尔不会拆分,而且整体价值比单个公司价值更高的原因之一。

粗略计算,巴菲特在2017年将至少持有400亿美元来“猎取大象”(大并购)。而2016年,他曾以372亿美元,买下飞机零部件制造商——精密机件。

大力投资基础设施

在伯克希尔旗下的非保险业、资本密集板块中,巴菲特指出,铁路运营商伯灵顿北方圣达菲公司和伯克希尔能源,表现最为突出,在2016年共同给伯克希尔税后的运营利润贡献了33%。

巴菲特指出,这两家公司的关键特点是,均是对长期受监管的资产进行了巨额投资。而且投资由大量长期债务提供资金,而这些债务并非由伯克希尔担保。

巴菲特指出,这两家公司2016年度在工厂和设备上投资达到89亿美元,“这是对美国基础设施的巨大承诺。我们喜欢这样的投资,只要他们承诺合理的回报 ——在这方面,我们对未来的监管充满信任。”

巴菲特指出,“根据我们的经验和知识,社会将永远需要巨大的投资,用于运输和能源。出于自身利益,政府也会引导资本提供者,确保资金继续流向关键项目。与此同时,我们也会以监管机构认可的方式开展业务。”

巴菲特的继承人之谜

而巴菲特的继承人,始终是股东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在每年年信中,巴菲特夸赞了哪些人,也就成为关注焦点之一。

在今年的年信中,巴菲特继续夸奖了伯克希尔再保险公司的掌门Ajit Jain。巴菲特表示,“他的运营结合了能力、速度、决断性。最重要的是,他对保险行业独一无二运行方式的理解。”巴菲特同时赞许Ajit Jain ,“从来没有将伯克希尔暴露在对我们不当的风险中。”

在今年年信中,巴菲特也提及了两位首席投资官,托德-康布斯(Todd Combs)和泰德-韦斯切勒(Ted Weschler)。

在2016年年会上,巴菲特曾表示,对两位基金投资官目前表现满意,“他俩现在各自管理着90亿美元。”当被问到,是否考虑继续提高两人管理的资产规模时,巴菲特表示,近期未确定,“但最终一定会。”

而今年年信显示,两位基金经理各自管理的资金池增加至100亿美元。近两年,巴菲特的投资组合的变更,逐渐受到两人的影响。比如,巴菲特收购“新宠”精密机件,就是受到托德的影响。2012年,托德就已经购入精密机件的股票,并将其推荐给巴菲特。而今年在投资组合中增持苹果和航空股,据称也是受到两位投资官的推荐。

在此封年信中,巴菲特并未提及放弃联合利华要约的缘由,也并未阐述增持苹果和航空股的理由。投资人也等待巴菲特会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有更多阐述。2017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将于5月6日照例在奥马哈举行。

对未来的看法

在信中,巴菲特依然对美国经济表示乐观。他认为因为创新,生产力的提高,企业精神和丰富的资本,美国的实业和对应的股票几乎肯定在未来会增值。

然而对于未来几年市场具体可能发生什么,巴菲特显得比原来更谨慎。他认为未来几年,主要市场下跌甚至恐慌可能会时有发生,这将影响到所有股票。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