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与旧共舞—— 一次历史交汇的能源转型 | 正心研究+

2023-01-15

字体

2001年,中国加入 WTO,国内经济进入高速增长期,逐渐成为全球制造业大本营。2003 -2008 年, GDP 年均增速高达 11.4%,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速高达 16.4%。作为经济发展的排头兵,火电、生铁、水泥产量皆呈现快速上升势头,年均增速分别达到约 15%、 23%、15%,而火电、生铁和水泥恰恰是煤炭的前三大下游需求。伴随下游如火如荼的发展,煤炭价格也从 2003 年的 264 元/吨涨至 2008 年 724 元/吨,涨幅高达 174%,煤炭指数(000820)也由2005年的628点涨至最高的6676点,A股也随之进入了一段“煤”飞色舞的时期。

此时国内光伏还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大名鼎鼎的金太阳工程1年后才开启。相较于煤炭行业的热火朝天,光伏行业稍显冷清与稚嫩,但行业热度往往于无声处转变。2009-2011年,四万亿计划出台,经济危机后的煤炭行业在最后一轮上涨之后逐渐熄火,而光伏则悄悄展露头角。时间逐渐转至2015年,在光伏抢装的节点,一大批光伏企业凭借优异的表现走到了台前,这一年光伏行业的热度也达到了历史高点,光伏指数(884045)由底部上涨了246%。

从历史复盘来看,新老能源总是错峰到顶,很少具备历史同框的时刻,而在当前碳中和碳达峰的关键时点,新老能源首次重合,罕见的在同一时间具备了投资价值。


一、旧能源

由于传统能源总量有限,能源转型必然是当代中国发展主线,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必经历程。

在这个过程中,传统能源肩负着社会基石的作用。习总书记曾在全国人大会议中提到,实现双碳要先立后破,意味着传统能源要为能源转型提供着最基本的保障。

2021年中国全年能源消费总量52.4亿吨标准煤,其中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56.0%,天然气、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25.5%,中国当前处于能源转型的初始阶段。

以煤为主的国情意味着煤炭作为基础能源仍将长期存在,同时需求稳步提升。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煤炭行业2015年经历了供给侧改革,“十三五”期间累计淘汰落后产能超过10 亿吨,同时2016-2018 年煤炭行业受低资本开支影响,2021 年及以后煤炭产量才得以释放。“十三五”期间产能优化与低资本开支是导致目前煤炭供给偏紧的重要因素。伴随全国经济的稳步增长,煤炭需求同步增长,煤炭整体在当前节点迎来了供需紧张的局面。

煤炭供需偏紧的情况在21年中初见端倪,至9月时,秦皇岛煤价一度涨至2500元/吨。由于3060双碳目标的制定,煤企对于资本开支非常谨慎,曾经因价高而全行业扩产的现象不复存在,整个行业的周期属性淡化,价值属性突显。目前板块变化逐渐被市场认可,板块进入估值提升的阶段。


二、新能源

如果说煤炭是能源转型的基石,那以风光为主的新能源则是未来能源的主力军。2021年,国内新增发电装机容量176GW,其中光伏装机53.1GW,火电装机51.6GW,风电装机47GW,光伏超过火电成为主要新增装机来源。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所有省份当前总规划装机容量达871 GW。光伏因项目安装的便捷性及审批流程的不同等原因,规划装机占比占到56%以上。

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不仅在国内成为主要的装机来源,在全球也成为重要的能源来源。根据隆基股份的估计,到2030年,全球每年光伏新增装机将达到1500-2000GW,相较当前有10倍的增长空间,潜力巨大。而光伏也是国内少有的在全球具备全面领先优势的行业,国内企业依靠低成本制造和工程师红利,在成本和效率提升上保持领先。根据麦肯锡的评估,在中美各行业竞争力对比中,国内光伏行业相比美国具备明显优势。国内光伏企业目前已经实现从“两头在外”到出海替代,各环节产能产量都超过75%,其中硅片环节产能产量占比达到97%以上,拥有绝对话语权。完整的产业链,给国内企业带来了丰富的投资机会。

风电行业发展较为成熟,已经基本实现全面国产替代,目前正向海上风电和海外市场渗透。海上风电具有就近消纳、资源丰富等优点,装机空间广阔,我们估计目前海上风电发电量渗透率不足1%。根据各省规划,目前海上风电装机规划超过50GW,且新项目仍在不断规划中。而随着欧洲可再生能源计划推进,海外市场风电装机需求也已经打开。2022 年 5 月 18 日,丹麦、德国、比利时、荷兰四国共同签署声明,承诺到2050年将四国的海上风电装机从目前的 16GW 提高至 150GW,有接近10倍增长空间。“两海市场”的成长性,不仅能够带来风电产业链需求量的增长,也将提升产业价值量,增加风电业的投资吸引力。

今日的能源转型不可同日而语,历史的浪潮将新能源和老能源同时推向了历史的前台,我们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新老能源仍然需要共同发展,维持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盘,在中国的双碳进程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三、后记

时间到了2022年三、四季度,煤炭价格震荡上行,5500大卡动力煤港口价最高触及1600元/吨,在超高温天气过后,用电需求逐渐下滑,同时下游行业不断受疫情扰动导致开工率下降,煤炭价格开始整体转跌,同时带动板块整体进入一个下行通道。

面临价格短期波动的不只是旧能源,新能源的光伏硅料价格也在同期开始松动,因供需紧张的格局逐步缓解,硅料价格从2022年底高点开始回落,旧能源与新能源在22年底也形成了一波近似的共振。

伴随后续的经济增长预期,旧能源作为压舱石的基底会必然会在台后持续发光发热,而新能源则会作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抓手在台前一展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