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谷资本厉成宾:优秀企业家以全球视野配置资源引领科技制造崛起

2021-10-12

字体

9月28日至29日,2021年湖北高质量发展资本大会在武汉举行。大会以“创新驱动发展 制造崛起未来”为主题,超百位国内外金融机构负责人、知名企业家、经济学家、专家院士、投资人等齐聚一堂,以高峰对话、主题演讲等形式,共商中部崛起新篇。

制造业在近几年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什么越来越受到投资机构关注?其下属哪些细分领域的投资机会较多?9月29日,正心谷资本合伙人厉成宾受邀现身大会分论坛“碳路中国:万亿碳中和投资与转型的新机遇”,并通过主题为《迎接中国科技制造的崛起时代》的演讲向参会嘉宾分享了观点。

科技制造在正心谷设立之初就成为重要赛道,但在过去,由于中国制造业仅仅是全球产业链分工的一环,大部分的价值被全球分工产业链的上游或者品牌端拿走,市场给予制造业的关注并不太多。

这样的情况在最近几年发生了变化。厉成宾指出,制造业的增加值曲线呈向上态势,现在中国制造业的增加值在持续增加,已经占到接近全球的30%。“我们认为到2030年会增加了40%,甚至50%,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趋势,也是美国或者哪个国家想阻拦也阻拦不了的。”

厉成宾深入剖析,对制造业增加值持有信心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中国具有制造业发展的优势,比如统一的大市场,可以让整个产业链、供应链,让需求可以极高效率来定义产品,尤其现在数字化的时代我们对具体产品的分成非常迅速;

第二,中国文化非常适合制造业。在全球而言,适合制造业的文明一个是基督文明,一个是儒家文化;

第三,中国的新基建走在前列。现在我们从武汉到上海很快,无论是高铁还是飞机,这是统一的大市场,统一的语言,再加上高效能的基础设施,中国在竞争要素上最可靠的保障;

第四,工程师红利。一个国家如何吸引人,在未来要有更新鲜的发展机会,更新鲜的业态才能吸引人。未来,像自动驾驶等等这些新场景,最有可能在中国落地,所以中国有机会吸引全球年轻人来到中国。工程师红利叠加人口红利,使我们的企业资产负债表结构和利润表的结构发生巨大的变化。

第五,当前的制度环境现在越来越好,越来越开放。资本市场体系随着北京交易所的设立逐渐完善,中小企业也有了股权流动的机会。

科技制造是非常大的概念,制造业在中国占的GDP是20%多,覆盖了非常多的门类。一家专业的投资机构,也很难覆盖所有领域。那么正心谷重点关注哪些领域呢?

“我们主要看手机产业链和汽车产业链相关的领域,这两方面跟我们基金契合,在对市场化、消费者需求导向的产业链,加上我们的研究体系方法,能够得出比较好的判断”,厉成宾总结,这两个市场足够大,手机大概三四万亿的市场,汽车十万亿,且产业非常长,从终端产品到集成平台以及上游材料制造商等。

不同的投资机构有着各自独立又独特的研究框架。谈到如何看产业链里面的投资机会,正心谷资本最主要的是看革命性产品带来的投资机会。在厉成宾看来,革命性产品会塑造产业链,产业链形成的过程中会有关键性技术的支撑,这两者结合促进产品的落地,比如说像手机、新能源汽车等等。颠覆性技术则主要是从投资的角度来说的,这个技术一定是能够对产业链的价值分布进行重构。

未来将至,厉成宾青睐以下几个细分行业:

第一,数字化时代带来的信息感知存储和传输以及计算。这个领域里面有很多的新应用场景,尤其是数据中心。随着5G建设的推进,未来五年、十年信息传输的效率会更高。在下一个时代,AR、VR可能带领消费电子走出当前的困局。

第二是新能源。正心谷在2019年开始关注该产业链,获得了较高的投资回报。我们通过产业研究,预判该产业链在未来5-10年有20-30倍的增长空间。

第三,工业软件。工业软件是目前中国制造业最需要补足的一环,我们也在寻找其中壁垒更高、国产替代属性更强的企业。

“互联网企业在2012年之后是高速发展的时期,制造业发展比较缓慢,它是服从于全球的分工。但是在过去几年发生了变化,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可能在3-5年的时间变成全球最有竞争力的企业”,演讲尾声,厉成宾再次回顾,市场关注制造业存在深刻的全球经济背景。

“我们比较幸运的是因为我们具有全球视野的企业家,他把各种生态要素提炼出来。”厉成宾认为,如果中国的企业家能够在全球范围配置资源,中国不会像拉美一样出现中等收入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