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谷资本厉成宾:为什么中国的制造企业开始出现世界级的企业?| 2021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

2021-05-13

字体

2021注定会是创投业波诡云谲的一年。资本浪潮从国际涌向国内,一二级市场的分界正被打破,新的疆域正在形成。投资人们如何在变化中与不确定性共舞,找到属于自己的新大陆?5月11日,36氪“2021中国基金合伙人未来峰会”在深圳举行,百家主流投资机构齐聚一堂。这群身处流动盛宴中的“最强大脑”,将如何把握最新的机会?

制造业正在持续进入很多投资机构的关注,这源于怎样的一种市场变化?一直关注制造业的正心谷的投资逻辑是什么?制造业的成长速度为什么突然被加快?正心谷资本合伙人厉成宾通过主题为《迎接中国科技制造的崛起时代》的演讲给出了他的实践与思考。

以下为演讲内容,经过36氪编辑:

谢谢36氪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正心谷的一些理念和方法。

我觉得我们处在一个很好的时代,过去大家很不关注制造业的,制造业也很难登上这样一个大的舞台。而现在制造业进入很多机构的眼中,制造业的投资经理在市场上也很火热,有很多美元基金也开始建立科技制造这样一个赛道。对正心谷来讲,其实这是我们一直关注的一个赛道。

首先想跟大家介绍一下正心谷,正心谷是2015年成立的一家机构,我们一开始就发现投资机构是要适应市场环境,同时要进化的。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市场阶段呢?就是产业的创新其实它不分一二级市场,投资人的投资也没有办法去区分一二级,所以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把自己定位一个叫中后期的Pe投资者或者二级市场投资者,我们是做一个产业链研究者。

最重要的是,我们一开始就建立了一个很好的价值观,正心谷的价值观就是长期、专注、利他。长期,一家公司我们不准备投资十年的话,我们不会去投。专注,是我们在几个核心赛道里面建立自己的能力圈。利他,我们要用投后去赋能企业,让企业变成一个世界级的企业。

在过去几年,我们在消费、医疗和制造这三个核心赛道,确实投资了一些不错的企业。我们在消费里面投资的B站,我们在2015年投资之后,到现在还是持有这家公司,可能我们是少数的,甚至是唯一的,直到现在还持有的一个机构。医疗领域里面,我们有一个君实生物,很多投资者都知道,我们投的非常重,也投的时间非常长。我们在科技制造领域里面投的像中控技术,八亿时空鹏鼎控股等,都是非常知名的公司。

我们很幸运,在去年有11家公司IPO,到现在为止的话,我们大概有20家公司实现了IPO。未来12个月,我们大概还有13家可以IPO,其中包括像滴滴、头条等市场关注度比较大的公司。

我们在投资上之所以做的还不错,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方法论,我们也有一个很好的投资分析的执行过程。对所有的进入我们投资框架的项目,我们有一个非常严格的投资分析框架,我们不但从企业的财务数据到行业的竞争格局,而且会一直挖掘到这个企业背后的企业家是怎么决策的?这个企业的价值是怎么创造的?它的内在价值在企业家决策中是变大还是变小?

这样一个框架,让我们所有的投资团队有一个非常相通的标准,大家在讨论项目的时候,你不管是正向还是反向,都会聚焦到一些核心的要素上去进行讨论。

为什么我们看好科技制造这个行业?大家知道制造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企业,过去20、30年,中国的制造企业是全球分工的一部分,只是在最近几年这个行业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开始出现了一些世界级的企业。为什么是这样一个变化?全球竞争研究最透彻的波特教授讲,每一个国家,其实每个企业也是这样,它发展的话要经历几个阶段,在改革开放前30年我们主要是低成本的生产要素和投资驱动,现在开始有了一些创新。

这个灰色的线是中国制造业的增加值,这个数占到了全球的28%、29%,大概是以每年1个多点的速度在增长。最下面是印度,这个“龙象之争”讨论很多年了,但是大象一直是比较沉稳的,没有飞起来。预期未来十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有可能变成全球的40%甚至50%的。

为什么?我们有六大支撑要素:

1、我们很幸运有一个14亿人口的大市场,而且是一个统一的大市场,从语言到信息、文化、信仰非常统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出来,我们是14.11亿。这是在全人类发展史上,跟全球横向去比较,都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这个大市场有什么样的具体的优势呢?它就可以让分工做的更细,大家知道劳动分工是创造价值的最重要的一个形式。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很多很多做电子产业链,或者说做面膜产业链,在中国一个很小的一个地方可以分工到非常细,这也提高了整个产业链的效率。

2、中国的文化,我们是儒家文化,农耕文明。历史上特别容易组织起来进行有效率的生产,全球发展到现在只有两种文明是适合工业化生产的,一种是儒家文明,另外一个是基督教文明。

3、我们是有强大的基础设施。不但过去的基础设施,像铁公基非常强,后面就是在中国独特的基础设施,像高铁、城际、快递、移动互联网、手机支付等。未来的基础设施中国也走在的全球的前列,包括5G的基站,包括光纤通讯、数据中心,数据中心目前还是落后中美3、4个年头,但是在未来5年,我们预期要赶超美国。

4、工程师红利。这个可能很多人都耳熟能详,但大家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我们成长曲线变得更加陡峭了,我们企业在创造价值的时候,工程师红利在加进去之后,会让中国的制造业的增加值迅速的增加。从2015年新一轮的增长周期里面,大家可以看到,因为很多企业是加入了工程师的红利,加入了知识工作者的贡献,所以它在全球的竞争地位是迅速的提升。

 5、制度环境。经过这次疫情,可以看得很清楚,我们是一个非常有效率的国家,数字化管理渗透到大家的日常中,非常透明。

 6、资本市场。美国的崛起是因为美国有华尔街,实行了对全球资源的分配和效率的主导,中国目前的资本市场只有80万亿的市值,我们预期未来会到200万亿,这个巨大的资本市场本身就是一个资源的整合者。刚才我们前面所说的所有的人口红利、制度红利、工程师红利等等,全部融合在一起去推动企业创新。

下面,再分享一下我们看好哪些领域:

科技制造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概念,制造业占了中国的产值的20%,我们不可能面面俱到,我们一定要有所选择,要聚焦在自己的能力圈。我们总结下来,相对来讲,能够看得比较清楚的,就是智能手机和汽车的电动化、智能化这两个大的领域。

为什么选择这两个大的领域呢?一方面,是因为规模巨大,大家都知道手机是一个3万亿的市场,而汽车是一个超过10万亿的市场。它不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且产业链非常长,而且产业链中间充满了创新,这些创新就是对行业格局进行重塑。所以我们关注这两个产业链,关注影响这整个产业链最底层技术的创新带来的新的机会。在做产业链研究的时候,我们会把这个产业分成几段,或者把投资机会也分成几类:

第一个,跟革命性产品相关的机会。如果你能够很好的定义出一个行业里面革命性的产品,你可能是找到了一个未来5年到10年的投资脉络。比如说像新能源汽车,再比如说像10年前的智能手机产业。当然在细分可以找到一些小的革命性产品,比如像TWS。

然后我们再去看技术的变化,有一类技术变化,我们称为底层技术的变化,它影响整个产业链,会改变头部企业和尾部企业。

还有一类技术创新,它只是增强了现有的产业格局,在这里面最后体现的机会是强者更强。

所以具体来讲的话,按照这样的方法论,我们看好四个领域:

第一个领域,数字化带来的数据中心领域的变化。这里面有一些新的应用、新的场景,带来一些新的芯片的机会。

第二个领域,新能源技术的变化。以我们投资的一个公司,叫亿纬锂能为例,这是一个因为电池技术掌握了技术平台,而且Marketing的能力又非常强,所以它在不同的领域里面应用的话,是起到了一个先锋的作用,包括像刚才有人提到的电子烟,包括各个物联网场景,甚至是动力电池。

第三个领域,工业软件。这个对中国来讲还是刚刚开始,其实中国我们作为一个制造强国,直到现在,像工业软件,包括DCS系统等等,我们其实在全球市场份额还是比较小的。我们在这里面对软件、对工程师的利用其实是不够的。在未来十年的话,大家会看到这些产业迅速再进一步的升级。

第四个领域,消费电子核心零部件产业。按照我们过去十年投资的经验,我们把它划了一个曲线,在核心零部件国产化的进程过程中,在过去10年,主要是一些壁垒比较低一点的,像一些声学器件、光学器件,在未来10年,一些更核心、壁垒更高的被动元器件、半导体甚至一些材料公司是我们持续关注的领域。

讲讲现在制造业受到大家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在制造业的成长速度也是非常快的。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几年,在3-5年时间就奠定全球竞争地位的案例。比如在光伏领域里面,在锂电池领域里面,包括在一些商用车领域里面,当然手机更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为什么呢?是因为全球分工体系其实被中国这样一个垂直分工体系打破了,所有的产业到了中国会重新做一遍,按照中国的资源禀赋,刚才前面我们提到的那六个要素进行重构。所以我们看到现在中国最一流的企业家,他们会组织全球的资源,去实现本地化生产、本地化的研发、本地化的品牌。

我个人有一个观点,就是中国的企业家能够在全球去配置资源,中等收入陷阱对中国来说不是个问题。我在很多领域里面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现象,这是非常值得高兴的。

所以我们看到连制造业都有这么快的发展速度,实在是一件令人兴奋事情。不仅在医药,不仅在互联网。归根结底,其实还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中国,生活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

在这样一个时代里面,大家持续地做深度思考,可以发掘更大的机会。每一个产业的逻辑都会变化。刚刚谈到像碳中和,可能我们原来熟悉的整个工业体系都会变化,这也在未来几年,未来十几年会慢慢发生。

所以,我跟各位一样,满心期待未来这个时代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