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投资经典 > 正文

查理·芒格2020Daily Journal股东会问答:很多原因都让我对中国持乐观态度

2020-02-17 来源:
字体

美国当地时间2月13日,2020年DailyJournal股东大会在洛杉矶召开,96岁的查理·芒格先生和现场1000多名投资人共聚一堂,共话投资。

从参会人数上来看,没有去年多,显然很重要一个原因是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一大批中国人前往参与。

如同每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每次的股东会更像是价值投资的公开课,先是介绍DailyJournal公司的发展情况,然后由芒格先生回答问题,老先生认真回答了与会者关于投资的,以及投资以外的话题。

事实上,芒格主讲和回答的部分也都是他历年来反复强调的,但在此次会议上,还是谈到一些关于中国,关于传统行业护城河被颠覆的最新深度思考。据参加会议的人士介绍,在这次会上,芒格先生共回答了约50个问题。

该次股东大会持续时长约2小时,芒格主讲部分在50分钟左右,其后便是问答环节。聪明投资者特约邀请了曾供职于国内大型金融投资机构,现居美国的王译女士逐句逐字精心翻译股东大会全程内容。是目前最完整、最贴近芒格原话的译本,并特别精选问答环节,分享给聪明投资者用户。

先来看提炼的芒格金句:

1?你不可能一次看遍所有投资机会,就像你不可能同时在12个州跑完不同的马拉松一样。所以你必须要有一个系统来筛选投资领域,这就是你的猎场。

2?我认为最强大的公司并不在美国。我认为中国公司比我们更强大,他们增长得也更快。我有投资在中国。

3?我有个渔夫朋友,他说:“我有一个简单的捕鱼成功法则:去有鱼的地方捕捞。

4我认为这种指数化的事情(计算机、人工智能投资)会一直一直持续下去,而且我认为,在许多高薪的冲基金和PE领域存在(从业人员)过剩问题。

5?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任何事情都抱着乐观的态度,负重也要前行,坚持下去(plod along)。

6?我讨厌像比特币这样的东西,我是说我讨厌本质上反社会的东西。我们当然需要真实的货币,目前很有趣的一件事情是,美国人偶然间创建了国际通用的储备货币。

7?很多原因都让我对中国持乐观态度。没有哪个大国能像中国一样快速的发展起来。我认为他们做的很多都是对的,所以我非常欣赏那里发生的一切。

8?我对(特斯拉的)马斯克想法有两个我永远不会买它股票;我绝不会卖空。我还有第三个想法,霍华德·阿蒙森(Howard Amundsen)说:永远不要低估那些会高估自己的人我想Elon一定就是这样的人,但也可能他并非一直是错的。

9?无论我们多么努力地去工作,去追求地位,获得成功,那90%的底层人群总会出现在那里(总有阶级和相对的贫困)。实际上,我们需要一些强有力的激励机制来推动文明的发展。

10?在漂亮50最疯狂的时候(上世纪70年代初,有一家家庭缝纫公司的市盈率是50倍。家庭缝纫——它肯定会失败啊所以我们还没有达到疯狂的程度。我不认为我们领先的科技公司一定会失败。目前的情况还远没有那么疯狂。

11、迅速地实施大规模刺激在政治上是不可能的。他们(政府)在危机中唯一的武器就是印钞票和调节利率。

12、我认为父母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做一个好榜样。说教一点用也没有。

问答环节:

中国公司比我们更强大

他们增长得也更快

问:大家早上好,芒格先生,我是Bill Brewster,谢谢你这么做(让我提问)。过去你曾提到过价值投资者可以称为一群捕捞鳕鱼的渔民,他们可能在不同池塘里进行捕捞。

相反,你也曾讨论过,在足够长的时间里,投资者实现的投资回报将如何折射出企业的利润。因此,鉴于许多高质量的企业都在美国。我们花一些时间来分析研究美国本土企业不是更好吗? 当然,我也知道赌马的赔率很重要。所以我很想听听你怎么衡量一匹马的质量和赔率? 谢谢!

芒格:两者当然都很重要,但本质上来说,所有的投资都是价值投资,因为人们总是想通过更少的投入获取更多的回报。(trying to get better prospects than you're paying)但你不可能一次看遍所有投资机会,就像你不可能同时在12个州跑完不同的马拉松一样。

所以你必须要有一个系统来筛选投资领域,这就是你的猎场,但每种情形下,记得你都是在寻求价值。

我感兴趣的是你谈论美国。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认为最强大的公司并不在美国。我认为中国公司比我们更强大,他们增长得也更快。我有投资在中国,而你没有。(笑声)我是对的,你是错的。好吧,你们可以笑,但我只是说了一个简单的事实而已。

李(李录)在这里,我在观众中看到了他的脸。他是整个房间里最成功的投资者。他在哪里投资?中国!他做得很聪明,他也很擅长。

如果你知道该去哪个猎场,那非常的有帮助。事实上,在更容易狩猎的地方我们都会做的更好。我有个渔夫朋友,他说:“我有一个简单的捕鱼成功法则:去有鱼的地方捕捞。你一定想去有市场的地方捕鱼,就是这个道理。如果你自己所在的地方钓鱼很糟糕,你也许应该换一个地方钓鱼。

问:亲爱的芒格先生,我的名字叫Vishal Patel,我是来自多伦多dynamic funds的投资经理。这是我第三年来到这里,每次回来都非常开心,感谢您为此付出的时间。

这些年来,您分享过很多关于印度和中国的观点评论,我很想听听您对于您友好的北边邻居的一些想法?无论是关于加拿大的政治体系、银行系统、住房部门、资源产业还是卫生保健体系?欢迎您分享任何有关加拿大的智慧的洞察和观点。非常感谢!

芒格:哦,非常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谈论一下加拿大)。我很偏爱加拿大,我认为加拿大的医疗体系总是有效的,而且他们的药价比我们的也更加的明智合理。(I think they're wise to pay their pharmaceutical prices instead of ours)(吐槽美国的药价似乎比加拿大高出不少)我认为这些年来我们和加拿大相处得很好,这太棒了。

你应该对加拿大感到很满意。我并不觉得像我们一样需要说两种不同的语言对人们有什么帮助,这是个不幸的事故(I don't think it helped you to have two different languages like we just spoken that was an unfortunate accident)(笑声)。

事实上,我很喜欢加拿大,而且在某些地方,你们比我们做的更好。Jerry(坐在芒格边上)刚和我说,我们在加拿大有客户。他(Jerry)正在鼓励我呢(笑声出现)。

问:早上好,芒格先生。RJManuel II,我和你一样是个律师。跟随你的脚步,我有一个关于机投资的问题。计算机和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在投资方面也比人类做得更好。为了保持竞争力,分析师、投资组合经理和投资管理行业应该做些什么?

芒格: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投资管理行业的人应该做的是,为未来更艰难的时期做准备。我认为这种指数化的事情会一直一直持续下去,而且我认为,在许多高薪的hedge funds和PE领域的(从业人员)过剩问题,会在某些特地时候导致很多麻烦,令人痛苦。

我看到的每个地方的捐赠基金经理都有一个相同的口号:他们希望投资经理更少却更好。这对投资经理不利,其他人现在都在编制指数。你还想知道其他的小道消息吗?(笑声)

消息就是,如果你以我们书呆子的思维方式思考,并坚持足够长的时间,你会做得很好,但如果你和这一群人一起前行,前方会经历痛苦。( The cherry news is that if you think the way we nerds think and keep at it long enough you'll do all right but if you go with this crowd I think there's pain ahead.)

问:Charlie,我叫Bart Chaudhary。我是一名来自印度的投资者,再次感谢你与我们共度的时光,并为我们奉献了这么多时间。

我有一个关于斯多葛学派(Stoics)的问题。您之前提到过,所有关注了解您的人都知道,您的人生证明了这样一个理念: 不做受害者而是做幸存者。这种观点在我短暂的一生中帮助了我。你能不能详细说说它是如何帮助你的,以及它是如何帮助你度过你的一生的?

芒格:当然可以。有些人确实是他人的受害者,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的义愤,我们就不会有我们需要的改革。但是这需要和另一个事实一起来看:如果一个真正的受害者一直被困在“受害者”的感觉里,这只会适得其反。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任何事情都抱着乐观的态度,负重也要前行,坚持下去(plod along)。

因此,我不喜欢政客们通过试图让别人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而获得成功,他们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谁想成为受害者而不是幸存者呢?当然,如果受害者的感觉让你认识到自己的糟糕处境,并试图去改善它,这是可以的。

但如果深陷“受害者”感受之中,认为全都是别人的错,这是一种适得其反的思维方式。(这样下去)人们甚至都不愿意待在你身边了,这是十分愚蠢的。然而我们的政客们却以此为基础,有的人则通过做一些非常糟糕的事情来让他们的事业成功。这些人还认为都认为他们在为这个世界而工作,你知道这很疯狂。这绝对是疯狂的。

我讨厌比特币

或者是讨厌本质上反社会的东西

问:我是芒格先生,很荣幸来到这里。我叫保罗·史密斯,来自科罗拉多州。Daily Journal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身边围绕着很多大银行,我的问题是关于金融科技。您关于加密货币的立场是非常明确的,但是其他一些金融科技技术,您是否认为它们对那些大银行的长期盈利能力构成了威胁?

芒格:好吧,除了知道要远离避开它们,我对加密货币了解并不多。(笑声)顺便说一下,我的有些工作,我称它们为过难的文件堆 “too hard pile”,如果你(的问题)符合我的“too hard pile”,我会把你的问题扔进这里。

我现在不会去想它们,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不自觉的沉迷于某些十分困难有挑战的事情里面,然后一直继续做下去,而这只是因为我非常的执迷不悟。(现场笑声)

实际上,Daily Journal是一个可笑的企业。(运营这家企业)真的是太难了,而且我还是个96岁的超级富翁。我非常关心是否够能运营好它,我很看重事情的结果。这有点疯狂,但我不想伤害你,为什么你要来这里和一个像我一样的疯子说话呢(调侃,现场笑声)。

我讨厌像比特币这样的东西,我是说我讨厌本质上反社会的东西。我们当然需要真实的货币,目前很有趣的一件事情是美国人偶然间创建了储备货币,美国人创造了世界通用的国际储备货币。

可是,在用我们自己的货币来承担对世界其他国家的责任这件事情上,我并没有感觉到我的美国同胞们有很好的信任和托管意识。(I don't sense any great sense of Trusteeship among my fellow Americans, for behaving very well in our responsibilities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with our own currency. )

我们目前只做取悦我们自己的事情,这可不是我(认为正确的)观点啊,我认为你身上一旦肩负了那些依靠你的人的责任,无论你在做什么,也都要考虑到对方。

问:芒格先生,我们有创纪录的预算赤字,有创纪录的失业率以及创纪录的资产负债表的扩张。您为什么认为我们没有通货膨胀? 第二,您能推荐一些去年读过的好书吗?

芒格:世界上的经济学家总认为他们知道的总比他们确实知道的要多。奇怪的是,为了应对大萧条,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疯狂地印钞票,购买各种各样的投资资产。

在经济学领域没有人会建议他们这么大的规模的做这些事情,甚至会反对。几年前,通货膨胀率还很低。我认为,当我们谈论经济时,我们都有太多需要谦虚的地方。

林登·约翰逊也说过,在做一个关于经济的演讲时,就像我把尿撒在你的腿上,他说你感觉脚很热,但对其他人来说,影响不大(笑声)。恐怕我不能比约翰逊做得更好。

人们寄给我的书比我能读的还多,所以我只能快速的浏览很多书。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推荐书给大家的合适人选。书对我一生都很重要,我发现我母亲读的书比我读的少却读的更好。因为我看不太清楚,也许你应该找个年轻人谈谈关于书的推荐。

很多原因都让我对中国持乐观态度

问:我的名字叫young Lee,我是来自纽约的一名投资者. 我的问题是您对全球市场和经济的展望,特别是在中国经济驱动的全球经济放缓和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的情况下,市场和经济如何发展?

芒格:很多原因都让我对中国持乐观态度。没有哪个大国能像中国一样快速的发展起来。我认为他们做的很多都是对的,所以我非常欣赏那里发生的一切。

如果你仔细想想,他们阻止了50万个婴儿出生,虽然用的方法是我们在美国不受欢迎,但对全世界来说是是帮了大忙,我认为他们所做的是令人钦佩的。

总体来说,我对中国没有这种敌意。我真的很钦佩中国人民取得的成就,考虑到他们一开始就是共产主义者,他们的领导人非常好,想象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创造了这个巨大的增长和繁荣时期,并让8亿人摆脱了贫困,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喜欢中国发生的事情,我认为美国和中国相处得很好,中国和美国也会相处得很好。至于全球的情况,很奇怪的是他们的利率是负的。

另一件我非常敬佩的事情,也许会让你觉得奇怪:有一个现代国家已经停滞了25年,为什么要去欣赏一个停滞了25年的国家?日本人已经用高超的技术和哲学来应对了25年的停滞。他们不喜欢25年的停滞期,但他们像男人一样对待它。

他们不抱怨,不哭泣,也不像受害者。所以我很钦佩日本人处理逆境的方式,我不认为逆境来自很多错误。我认为对日本来说,不幸的是他们是出口强国,后来中国和韩国崛起,他们当然会有一些麻烦。

大家都会遇到问题和麻烦,我们也面临更激烈的竞争, 我不认为日本的停滞是他本身的原因,这只是恰巧碰上了而已。

他们能在这之中(停滞阶段)的忍耐和坚强,是我很欣赏的一点。在这种停滞的困境之中,日本的制造精神依旧很大程度上引领世界, 所以我认为美国有太多要向亚洲学习的地方了。

日本一切都很干净,你知道的,当你看到有人在大街上睡觉、如厕的时候(吐槽美国环境),我估计能说到(夸奖)日本的地方还很多。

问:非常感谢您今天在这里和我们分享您的人生智慧和理念。希望您能给我们分享一些例子,告诉我们您是怎样利用不确定的依据(disconfirming evidence)来改变您曾坚信的理念?

芒格: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当然是一件天赐的好事。芒格的财富有很大一部分是在我错的时候买的。当你犯错时,你必须学会改变你的想法。

实际上,我也在努力尝试摒弃(错误的)信念。大多数总是很爱惜自己愚蠢的行为,以为自己的行动一定是正确的,而我却认为你需要多复盘检查一下自己之前的想法,特别是当不确定的证据出现的时候。没有什么比理性和客观更重要的了。

想想生活中你曾经做的蠢事,想想那些非常聪明的人他们做了一些最愚蠢的事情。好吧,你想要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例子?实际上,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时刻,想想去年我们经历的那些,我们都能举出一两个例子,(因为)保持理智太难了。

问:早上好,芒格先生非常感谢您的赐教,我还要感谢考夫曼(Kauffman)先生。我最近看了一个纪录片,是介绍两位经济学大师凯恩斯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

我想知道您对这两位的看法?您更喜欢哪种经济理论? 进一步来说,如果将其应用于个人目标设定,您建议我们在计划和灵活性之间遵循哪种模式? 非常感谢

芒格:凯恩斯当然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他对经济学的影响可能比任何人都大,也许亚当·斯密除外。我生活在大萧条时期,他的想法对于修正大萧条完全正确,后来我们终于摆脱了困境。

很偶然的,二战中的希特勒促进了凯恩斯主义(的发展)Accidental,(Keynesianism came incourtesy of Adolf Hitler in World War two)我真不知道如果没有凯恩斯你要怎么学习经济学啊!

Hayek(的理论)更复杂,我不认为我是世界上最能理解他(理论)的人,我拜读过他的作品。我非常欣赏他,但我并不会说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这(你的问题)对我来说太难了

我永远不会买它

但我绝不会做空

问:Hi, 芒格先生,我的名字叫Glenn,感谢这场完美的会议,尤其是,今年还为大家提供了食物(笑声)。

我想问您的问题关于特斯拉。这家公司市值约1400亿,它上周的股票交易量约为2000亿美元,期权交易量约为5000亿美元,股价每天的浮动约为20%。与此同时,马斯克先生似乎对这样的波动感到很兴奋。我想知道您对此的想法?尤其是,您对马斯克的行为是怎么看的呢?

芒格:我的想法有两个: 我永远不会买它(特斯拉的股票)。

我绝不会卖空。(笑声+掌声)

我还有第三个想法:洛杉矶有个叫霍华德·阿蒙森(Howard Amundsen)的人,曾说过的一句话,深得我心。他说:“永远不要低估那些会高估自己的人”。我想Elon一定就是这样的人(高估自己的人),他是高估了自己,但也可能他并非一直是错的。

问:您好,芒格先生,我的名字是Joe。我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做风险投资。首先,我想表达我的感谢,感谢您在全世界鼓舞了这么多的投资者,我希望您一切都好,继续陪伴和鼓舞我们(这些投资者)。

我的问题是1、你怎么看待未来五十年甚至是一百年的价值投资?2、您对行业研究(industrial research)或行业投资(industrial investment)有什么想法吗?

芒格:关于行业投资,我没有什么精彩的评论。不过我确实觉得世界可能会改变。

有两个变化是可能的: 第一,通过花式技巧,他们大概可以将人类的平均寿命延长5年。第二,通过花言巧语(fancy mouth),他们可以减少癌症死亡。(注:fancy mouth应该是在调侃诸如马斯克这些科技大佬们,对医疗人工智能治愈癌症这种技术的讨论)

我觉得奇怪的事情是,他们并不是想从中(从这些科技发展中)赚钱。仔细想一想,科技领域已经发生了什么,比如想一下整个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它导致了)整个报纸行业的消亡,以及改变了整个制造业的生产流程。

这真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当然这也带来了许多损失,(尤其对于)那些持有相关股票的人来说。

无论是否重要,这已经发生了,而且会继续前行。还能变得多好呢(科技再往前走还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大家已经有足够的肉吃了,额外的钱能给你带来什么?

我确实认为我们(指他自己)这一代人在技术变革中做的是最棒的。现在,孩子死亡率降低,生活水平大大提高,空调也出现了,好多改善生活的东西出现。

再比如医药大大改进了,可以帮你替换掉疼痛的关节等等,这是独一无二的。我不认为我们将来(在科技发展这方面)会有更大的进步,因为我们已经进步太多了。

问:芒格先生,您之前在媒体中提到了,采取正确的方式对待客户的好处等等。这也许并不是真的,但有一种感觉是,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企业的道德弹性更高,而对法治的尊重更少,透明度更低。您能谈一下看法么?

芒格:我自然更喜欢我自己国家的(商业)传统。我没有经历过共产主义的演变。如果你想想他们(中国人民)当时的处境,深陷入马尔萨斯式的贫困( Malthusian poverty),也陷入一些无知。

(当时他们的)领导人说无论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这是一个有远见的领导者,一代代,他们都有远见卓识的领导者。我认为他们会继续进步,我甚至认为中国人可能会摒弃他们为之疯狂的赌博喜好。我曾经和一些中国领导人聊天,我说我懂风水,他们说快别迷信了!(get over your superstition)

问:早上好,您有什么长寿的秘诀么?您每天工作多少小时?  作为一个终身学习者, 您如何在这么多的信息中保持这样好的(学习)状态?

芒格:我不认为我长寿有什么秘密,它就这么发生了。我的家族中没有任何别的男性曾活过我这样的年龄。我知道这很奇怪,不过(在长寿秘诀这方面)我帮不了你。(笑声)

问:芒格先生你好,我有三个不满十四岁的孩子。我的问题是您在育儿方面的建议?您会建议教孩子准备什么,才能取得成功?

芒格:我认为父母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做一个好榜样。说教一点用也没有。

我对“极低利率或负利率”

这样的想法感到不安

问:全球有超过10万亿美元的证券收益率为负。通过总统的推特消息看来,他想给美国带来负利率。对此,您是支持负利率还是反对?

芒格:(你这个问题)让我紧张了。不过,我不认为当局有太多的选择。迅速地实施大规模刺激在政治上是不可能的。他们(政府)在危机中唯一的武器就是印钞票和调节利率。

我想这可能是他们(政府)确实该做的事情。当然,(你这么问)让我很紧张,我认为(政府)一旦这么做了了,就会刹不住车了(过度刺激),这就是是政府以及人的本性啊。你这么问我当然会紧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问: Charlie 你好,我是Cameron Hamidi。我的问题是关于低利率对保险的影响。较低的浮动回报率可能会导致保险供应紧张。

例如,过去有三家主要的保险商为南加州所有的出租车提供保险,现在只有一家保险商将垄断南加州所有的商业出租车保险。

您能接触到我梦寐以求的Geico、韦斯科金融公司(Wesco)和Rolodex三家公司的CEO,您认为10年的低利率会对保险供应构成系统性风险吗?

芒格:我对极低利率或负利率这样的想法感到不安。更极端的是,这样的(想法)是持续了很长时间,我不认为所有讨论这些(极低利率或负利率)的人,真的了解它的含义。

如果你对此(和我一样)也感到不安,那咱们就是志同道合的了,欢迎加入我们。我认为这既危险又奇怪。我们就做好必须做的事情就行了,换句话说,我没有任何好的解决方案。不过我认为你的担心是对的。

问:我是Steve Houseman,我从1966年就开始做经纪人了。我在80年代参加过您的年会,当时有25到30人参加。

我的问题是: 在赤字如此之高,利率处于泡沫状态的阶段,我还记得在70年代我们有 “漂亮50”(Nifty Fifty),那我们的科技股是否能达到现在的标准呢?感觉就像,我们有1015只股票,每个人都在投资价值。在过去的四五年里情况一直很糟糕。

我还看了几只你持有的股票,比如Kraft Foods(美国卡夫食品),您持股26%。我不明白为什么您要收购Kraft呢,是因为价格优势么?

芒格:Nifty 50是个有趣的问题。Nifty50是当时各地的摩根银行创立起来的(概念),在Nifty Fifty最疯狂的时候(上世纪70年代初),有一家家庭缝纫公司的市盈率是50倍。伟大的上帝啊,我们还没那么疯狂。家庭缝纫——它肯定会失败啊! 所以我们还没有达到疯狂的程度。

家庭缝纫肯定会失败,但我不认为我们领先的科技公司一定会失败。目前的情况还远没有那么疯狂。Nifty50是绝对的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