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项目动态 > 正文

开心麻花:喜剧黑马,或估值42亿

2019-11-26 来源:
字体

开心麻花的11.33%股权近日以4.77亿元被转让。以此价格为参考,该公司的整体估值目前为42亿元。

此前,IPO早知道曾报道《开心麻花赴美上市前夕,第二大股东拟转让11%的股份》的消息。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本次股权转让方是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2018年10月中文投拟以底价6.12亿元转让该部分股权;2019年5月转让底价降低至5.3亿元,9月又降低至4.77亿元,一年内转让价格累计下降1.35亿元,对应公司估值从54亿元下降至42亿元。

2018年以来,随着税收风暴席卷影视行业,叠加国内电影票房增速下滑的态势,影视内容产业寒风正正,业内头部公司业绩表现普遍不佳,更有上千家中小影视公司面临倒闭风险。资本市场上更是愁云惨淡,自2018年度以来传媒板块下跌近40%,成为跌幅最大的板块之一,估值也处于历史底部。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看空气氛浓厚,开心麻花的股权无人问津也就变得可以理解了。

但需要令人警醒的是,短期内股票价格和公司价值未必会呈现正向关系,巴菲特的投资名言:“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资本市场无疑是一个反人性的市场,追涨杀跌是市场主流,也是大部分投资者亏损的原因。

那么回到问题的原点,开心麻花到底是一家怎么样的公司,长期看公司值多少钱,近一年公司估值大幅下降,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否有所减损呢?接下来,让我们一探究竟!

《李茶的姑妈》真的不合格吗?

18年以来,市场对开心麻花的最大质疑便是电影项目的收益不稳定,业绩波动较大,特别是2018年9月上映的《李茶的姑妈》票房口碑“双输”,市场预期公司持续制作爆款的能力不足。

但仔细分析可以发现,自2015年《夏洛特烦恼》一鸣惊人后,开心麻花出品的电影共计四部,分别是2015年的《夏洛特烦恼》、2016年的《驴得水》、2017年的《羞羞的铁拳》及2018年的《李茶的姑妈》。其中,虽然《驴得水》票房只有1.73亿,但口碑爆棚,赢得众多粉丝,且制作成本低,单片毛利率甚至高于《夏洛特烦恼》;《夏洛特烦恼》及《羞羞的铁拳》票房分别达到14.4亿及22亿,是同档期的票房冠军,《李茶的姑妈》票房6亿元。综合来看,公司在4年间推出了3部爆款作品

《李茶的姑妈》票房6亿左右,和上映前市场预期的20亿差距较大,也是公司被诟病的主要原因。但财经涂鸦认为,如果以更客观的视角来看待,这部电影的票房仅仅是没有达到爆款的水平,从市场角度分析,这完全是一部合格的商业作品。

首先,《李茶的姑妈》可以说是一部“小成本”的喜剧电影,主演中除了艾伦以外并无一线演员,主要演员阵容来自于舞台剧的同批演员,这也意味着演员总体片酬较低

根据公司2018年报信息,全年支付给艾伦工作室的费用总计在2000多万,其他演员的片酬应该远低于艾伦,有媒体报道该部电影的制作成本在4000万左右。按照业内惯例,制作方通常可以获得票房总分成的35%,也即是2.1亿,从财务角度分析,这部被市场一致吐槽的电影依然取得了成倍的收益

显然,《李茶的姑妈》在商业上是成功的,何况单部电影票房的相对“失利”并不代表公司的制作能力不足。电影票房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对电影内容制作公司而言,更重要的是是否具有持续产出优质作品的能力,而这就是开心麻花的最大优势,自带IP属性,储备了大量优秀剧本。

自带IP属性,具有持续变现能力

开心麻花自带大量知名IP,而这些IP的来源就是公司另一大核心业务舞台剧演出,自公司成立以来出品了众多爆款舞台剧作品,支撑了公司舞台剧业务的强劲发展,而每一部爆款都是经过无数观众检验,现场笑果十足。根据公开资料,自公司成立以来积累超过20部原创话剧,目前热映但尚未改编为电影的有9部,且每年都会有新的话剧作品推出。

此前开心麻花出品的《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都是改编自同名话剧作品,且由原班人马制作。舞台剧本身积累和培养了大批粉丝观众,形成了口碑效应,无形间起到了宣传效果,更扩大了电影受众群体。更重要的是爆款话剧作品其实已经得到了市场认可,大大降低了电影剧本的创作风险,这无疑是公司最宝贵的资源。

在影视内容产业,IP的价值是最大的,众多电影公司为了争夺头部IP,不仅需要支付高额的版权报酬,还需要提供各种附带条件,即使这样依然面临高额的亏损风险,因为大IP往往意味着高昂的制作成本,在当下国内观众审美需求日益多变的情形下,明星IP也可面临票房失利的风险。

然而这一点对开心麻花而言依然不是问题,因为公司的电影项目都是从话剧改编而来,第一,公司本身拥有版权,无需支付巨额版权费用;第二,话剧走的是喜剧路线,和电影之间具有天然的转换性,两者的观众群体高度重叠,从公司过往的电影项目可以看出,公司对话剧的改编大体是成功的;第三,喜剧电影完全可以走小成本路线,风险低,收益高。

这也是公司一直以来使用的模式,《夏洛特烦恼》制作成本2000多万,《羞羞的铁拳》成本将近8000万。而通常大IP失败的最大原因就是成本问题,比如科幻魔幻类电影的制作往往需要耗费巨额的特效费用。

在当下中国电影市场,喜剧电影依然是大众最为乐意观赏的类型之一,也最容易出爆款。自2012年《泰囧》横空出世,喜剧电影便风靡一时,阖家观赏的属性往往让喜剧电影霸屏春节档,如2019年的《疯狂外星人》及《飞驰人生》、2017年的《唐人街探案》系列、2016年的周星驰的《美人鱼》等。

小而美的盛夏之花

电影票房受多种因素影响,本身具有不可预测性,因此业绩波动大、项目风险高是整个行业的共性问题,期望每年都能够推出爆款精品,实属苛求。对内容制作公司来说,小而美是可以活得更好的一种商业模式,而开心麻花无疑完美的匹配这一要求。

自带IP属性,储备了大量优秀剧本,每年主控出品一部喜剧电影,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也有机会取得亮眼的票房,可以说在最大程度上降低了项目风险,保证了收益。

从估值上看,电影制作公司的业绩波动是无法避免的,更适合以2年的平均净利润来作为衡量的标准,以开心麻花为例,17、18年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3.89亿、1.12亿,平均净利润为2.5亿,以目前40亿的市值计算,对应的市盈率为16倍,对一家优秀的电影内容制作公司而言,这无疑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价格。

开心麻花的第五部电影《不完美的意外》正在筹备拍摄中,依然改编自话剧,依然走的是喜剧路线,依然有机会成为票房黑马。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