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项目动态 > 正文

从投资人转战新药研发,强静和他的信诺维打造创新小分子研发平台 | 正心汇

2019-07-17 来源: 动脉网 作者: 郝翰
字体

对于强静而言,从投资人的身份最终走入新药研发领域,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作为投资人,强静已经在金融圈里摸爬滚打了近十年。从中金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到杏泽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强静看过了太多企业的浮浮沉沉。什么样的管理团队、技术平台和发展战略才能铸就一个具有强大发展潜力的医药企业,他早已看得一清二楚。

 

杏泽资本的愿景是十年之后,中国排名前30的生物制药企业中,有4-5家由杏泽资本和企业家、科学家们共同设立,共同打造。“为何不去投身实业,从财务投资人转型成产业投资人?”基于这样的愿景,强静重新审视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找不到一个否定的答案。信诺维的诞生可以说是集天时地利人和的必然产物,是强静身边汇集的管理资源、经济资源和专家资源互相交融的化学反应,也是他多年来追寻中国创新生物医药企业发展模式的现实投影。

 

落脚BioBAY,专注于小分子靶向药

虽然更为人所知的是金融界身份,但强静最初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的时候,学的是生物制药专业。本科毕业之后,他又分别就读于复旦大学和清华大学的金融学硕士和博士。因此创建信诺维对于强静来说,更多了一分落叶归根的感觉。

 

信诺维成立于2016年,总部位于苏州BioBAY的核心区域,建有1000平方米的实验室,包括行政、销售、研发在内的主要职能部门都位于苏州总部。同时信诺维正在苏州建设自己的研发大楼,建成后总面积将达到接近7000平方米。另外信诺维还在北京、上海和波士顿设有办公室,主要负责临床研究的推进工作。

 

强静跟我们解释了选择落地BioBAY原因:“我们最初选落脚点的时候,上海、苏州、杭州都去考察过。最终选择BioBAY主要有三点原因:第一,BioBAY的生态系统是最健全的。医药研发的各产业链合作,以及政府配套服务,他们都做得非常不错。第二,BioBAY的执行效率非常高。从企业落地,到政策对接,再到实验室的装修,甚至人员招聘等方面,BioBAY的高效率都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和BioBAY的沟通过程非常顺畅。他们的团队成员几乎都有医药背景,能够很清楚的理解到我们的需求。在他们的协助下,我们和政府、园区管理公司、以及园区其他制药企业的沟通都变得更加顺畅。这三个原因,能大大促进我们的研发速度,而速度在创新药研发中是至关重要的。”

 

从2016年到现在,信诺维已经收获了共计3.3亿元的融资总额,投资方不仅包括正心谷创新资本、杏泽资本、聚明创投、国发创投等国内投资机构,还有乐普医疗这样的上市企业。

 

信诺维2016年成立时,抗体药物风头正盛。那一年仅杏泽资本就投资了中国抗体和君实生物两大抗体药物的头部企业。强静不可能没有意识到接下来几年大分子药物的强势发展趋势,但他仍然冷静的将信诺维的发展方向定位于小分子靶向药。

 

“过去三年,大分子确实非常的热门,但是无论是大分子、小分子、还是新技术疗法,任何行业的发展都是螺旋式上升的。在IO(肿瘤免疫)热点逐步退却的时候,小分子在过去一年明显回温。热点总会在这些技术之间来回迁移,但我们的发展方向不能一味的追逐热点。”强静说。

 

管理团队构成核心竞争壁垒

在成立信诺维之前,作为投资人的强静,已经看过了几百家企业。能不能吸取他们的优点,同时规避缺点,创办信诺维是他对自己产业投资理念的一次实践。大多数生物技术企业,往往只是在药物研发的某个环节比较突出,在其他环节上则相对薄弱。在企业发展进步的同时,创业者会逐渐进入他们无法掌控的领域。而这些无法掌控的领域最终会成为企业成长路上的绊索,限制企业的发展空间。

 

因此强静从公司设立开始就提出要注重企业管理,并邀请到了国内最顶尖的人才负责信诺维研发和管理上的各个环节,防止“木桶效应”的发生。“人的成长一定要快于企业的成长,否则人就成为企业发展的最大障碍。”强静在此处强调。

 

这支没有短板的团队构成了信诺维在竞争中的核心壁垒。强静本人作为资深投资人,在资本市场规划上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他主要负责信诺维在商业运作上的统筹管理和公司战略规划。信诺维CEO乐美杰曾担任过拜耳的BU Head,也在国内上市药企担任过药品事业部总经理,并拥有生物科技公司的创业经验。在企业管理、团队组建和生产销售方面经验非常丰富。

 

在药品研发的各个环节,信诺维建立了功能板块的管理制度。每一个PCC(临床前候选化合物),都由该靶点领域的资深科学家研发。例如,Cubist前资深科学家Charlie负责抗生素系列产品开发。随后,首席技术官Fred协调临床申报研究的各项环节。Fred此前任职睿智化学新药研发高级副总裁,在信诺维内部建立了生物、化学结构优化、药效学、毒理学、以及DMPK的资深团队。CMC及生产基地管理由前药明康德金山生产基地负责人王博负责,而临床方面则由在恒瑞和阿斯利康均担任过临床负责人的陈刚整体管理。信诺维同时还在靶点发现和确认环节建立了强大的科学顾问团队,降低创新靶点药物研发风险。

 

“整体而言,在药物发现、临床前研究、申报注册、生产及工艺、临床开发等各个环节,信诺维都拥有一流的人才和完整的团队负责研发推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高速推进药物研发的同时,保证研发质量、管控研发风险。“强静说。

 

只做First in Class和“真正的”Best in Class

同一个靶点,一千个企业有一千个“best in class”。但实际研发过程中却常常达不到最初设想的药物效果。大部分产品最终可能仅仅是Me-too,甚至是Me worse。

因此,信诺维决定只做First in Class和真正的Best in Class。“对于First in Class药物开发,我们会从临床端入手,切入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对于Best in Class药物开发,我们要求药物开发拥有“全新的药物设计理念”并且在“作用机理”、“药物理化性质”或者“适应症范围”上有重大突破,而不仅仅是90分和91分的差异。”强静继续强调,“临床药效和安全性上的重大改进,具有真正临床价值差异化的新一代的产品才是衡量Best in Class的重要标准。”

 

信诺维的药物管线主要集中在肿瘤药物和抗生素两个领域,并且已经搭建了肿瘤药物和抗生素研发的两大平台。

 

肿瘤药物主要针对消化道肿瘤、三阴性乳腺癌和肝癌三个适应症。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这三种肿瘤都还没有比较好的治疗方案。信诺维的第一个产品是针对Wnt信号通路的First in Class药物,主要适应症是消化道肿瘤,目前已经进入了国内外Ⅰ期临床阶段。另一款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产品已经完成了PCC阶段,目前正在进行临床前研发。

 

关于抗生素平台,2020年初,信诺维第一款全新的抗生素将递交临床。该款抗生素主要针对碳氢霉烯耐药的鲍曼不动杆菌、绿脓杆菌和肺炎链球菌。这是WHO公布的前三名最需要迫切解决的耐药细菌,目前在临床上缺乏针对耐药菌的后续治疗手段。该款产品有望填补治疗方案的空白,从而解决迫切的临床需求。另外,信诺维还有多款创新抗生素产品处于临床前研发阶段。

 

万丈高楼平地起,虽然信诺维如今还只是个刚刚成立了三年的初创企业,但是强静构建的管理团队已经为信诺维打好了未来十年的根基。坚持只做First in Class和真正的Best in Class也让信诺维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能够始终处于领先地位。

 

在大分子药物的滚滚浪潮中,强静仍然选择了押注小分子靶向药。而如今小分子的春天已至,信诺维将携着过去几年的上下求索,成为新浪潮中的弄潮儿。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