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谷创新资本合伙人厉成宾:以创业板为鉴,创投机构如何把握科创板投资机遇?

2019-05-24

字体

距离科创板开闸日益临近,不仅拟上市企业跃跃欲试,创投企业也满怀期待。

“作为中国资本市场重要的制度创新,科创板和注册制对创投将产生非常正面的影响。一方面驱动创投机构不断进化,帮助人民币基金建立产业终局思维,坚持价值投资;另一方面培育出真正的硬科技企业,壮大国家竞争力。”正心谷创新资本合伙人厉成宾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民族科技亟待崛起   改革创新资本制度为先

“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一场自上而下的资本制度改革,受重视程度可见一斑。”厉成宾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当前,科创板推进“快马加鞭”。自3月18日接受企业申请以来,截至5月23日,上交所已经受理110家企业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还有消息称,第一批科创板企业有望于7月中上旬上市。

科创板承载着“中国纳斯达克”的愿景,定位鲜明:坚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主要服务于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对于目前获受理的科创板申报企业,《人民日报》评论为“科技成色足,创新动力强”。

当下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致员工的一封信点燃了国人对科技自强自立的信心。对此,厉成宾感慨道:“设立科创板,改革创新资本市场,本质上是进一步强化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激活资本市场活力,而资本市场通过资产定价,将智力、技术、资本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激发出核聚变一样的力量。”

从目前国家经济发展来看,民族科技企业亟待崛起,而这离不开资本的助力。科创板将成为硬科技企业发展的资本制度支撑,为其提供有效融资渠道。科创板企业一旦取得良好表现,对市场将起到示范效应,从而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作为‘中国的纳斯达克’,科创板可以更具包容性、更加开放。不仅要留住国内优秀企业和人才,还可以吸引国外优秀企业和人才,成为全球科技高地。”厉成宾认为,这需要各方面的努力,比如政府层面继续提供基础设施等支持。

科创板备受期待,各方争先恐后,在推进过程中难免出现“急功近利”的现象。近日,中金公司两位保荐代表人万久清、莫鹏违规改动招股说明书、审核问询函等注册申请相关文件,被证监会和上交所分别开出罚单。

对于科创板推进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因素,业内也充满担忧。厉成宾对记者坦言:“一是科创板应该严格执行退市等制度,惩戒投机分子,杜绝资本赌徒风气,从而将科创板坚持推行下去;二是对政策不明朗会感到无所适从,因此希望政策能够清晰明确;三是希望企业更多的通过市场竞争提升竞争力,而不是依赖政府扶持。”

以创业板为鉴  人民币基金如何最大受益?

作为科创板关键参与者,一级市场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影响几何?厉成宾认为,在科创板的驱动下,人民币基金将成为最大受益者,并将不断实现自我进化。

2018年以来,创投机构尚未走出资本寒冬,“募投管退”环环受限,不得不面临残酷的洗牌。好在“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科创板即将开闸,无疑给正处低迷期的创投行业带来了曙光。

厉成宾指出,设立科创板也是创投行业重要的历史发展节点,对创投行业的影响无疑是积极正面的,主要表现在为机构提供一条新的有效退出渠道。这有利于缓解募资难压力,从而打通“募投管退”环节,进一步提高行业流动性。“相比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将成为科创板最大的受益者。

厉成宾进一步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相比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在数量上其实更占优势。整体来看,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对科创板企业的关注力度都是不够的。相比之下,美元基金更注重企业价值投资理念,更多地关注互联网领域;人民币基金的投资领域“比较杂”,但缺乏价值投资理念,更多是采取“短平快”投资方式。

厉成宾告诉记者:“科创板将驱动人民币基金不断进化。一方面是主动聚焦高新技术赛道、调整投资逻辑、提升投资认知等硬性能力。另一方面是做好内部组织体系,建设有效合伙人文化。正心谷创新正在改变的是调整相应投资策略,而坚持的是长期价值投资。”

记者了解到,正心谷创新资本自成立以来专注投资文文化教育、科技制造、现代金融以及创新医药等领域,并投资了bilibili、君实生物、鹏鼎控股、中控技术、八亿时空、奉加微电子、阳光保险、滴滴出行等优质项目。

科创板将驱动创投机构向“质”的方向改变。这不由让人想起2009年推出的创业板,驱动创投机构向“量”的方向改变,行业迎来野蛮生长,甚至出现“全民PE”的火热现象。

以创业板为鉴,创投机构应如何把握科创板投资机遇?厉成宾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一是要坚持投资于核心技术而不是商业模式。创业板带动了万亿的上下游投资,一批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得以茁壮成长。可以预见的是,科创板有望激活万亿级资本、千万级高科技人才,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高科技企业有望得到培育。

二是要有终局思维改变。创业板投资机构从中受益其实是不够的,主要是因为很多机构Pre-IPO(拟上市)思维太强,上市后就急于退出分红。但其实经济及企业都具有成长周期,很多企业上市后才开始飞速成长。因此,投资机构应该坚持价值投资,把握产业发展的脉络,具备产业终局思维,从而制定相应策略与优质企业一起成为时间的朋友,获取更好的投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