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项目动态 > 正文

朱振华专访|小糖人还不急着从青春剧毕业

2019-02-19 来源: 娱乐资本论
字体

“情人节到了,《独家记忆》番外上线了吗?没有。”

“《独家记忆》再不出番外我就要开学了,请你善良。”

继前段时间对《独家记忆》结局仓促的声讨后,网友们又陷入到了对三集番外的期待中。在剧集正片的后半程,女主角薛桐与男主角慕承和分手,并一度和男二刘启恋爱,直到最后两集也没有明确交代薛桐是怎么在二者之间进行抉择。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小糖人剧集第一次面对“烂尾”的指责了——2017年末上线的《你好,旧时光》也曾收到相似的质疑。当时《你好,旧时光》用重新剪辑“高甜版大结局”的方式解决“烂尾”问题。

其实,所谓的“烂尾”只是说没有偶像剧那么齁甜、全然以男女主为中心——观众眼中的这些问题,恰恰是小糖人备受喜爱的现实主义创作的“副作用”。

“真实”与“烂尾”,构成了小糖人剧集的一体两面。一方面,这种来自观众的“声讨”反映的是对剧情的投入与热情;另一方面,不止一次的“烂尾”风波也说明,观众对青春题材的期待与小糖人式的现实质感之间存在一定的背离。

青春戏没有服装舞美、大场面大情节的支撑,更见讲故事本身的功力,这原本就是最初小糖人为年轻导演抛出的一道考题。如今,小糖人的现实主义野心也是时候安放在更加广阔的天地里了——原创剧本、古代悬疑、都市职场等更多题材的项目都在筹备中。

这是这家头部网剧公司必然经历的成长,润物细无声。

结局仓促、给男二加戏?

糖里掺着玻璃渣的《独家记忆》

在《独家记忆》正片的最后一集,薛桐站在男主角慕承和与男二号刘启之间,告诉自己该做出决定了。紧接着镜头转到三年后,薛桐和大学室友围坐吃火锅,忘带钥匙的男主人慕承和敲响了房门——由于薛桐的情感选择没有详细交代,很多网友觉得这个结局太过仓促。

小糖人文化传媒的创始人朱振华表示,影响观众观感的因素之一有可能是这次平台尝试的全新播放形式:非会员每周一到周三可看三集,VIP会员提前一周看剧,同时可以通过分享邀请5位好友解锁全集。

“所以一部分观众在第四天就看到了结局。这个结局又牵扯到番外,很多东西没有介绍到。”看完全集后意犹未尽的网友评论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观众对剧集的主流态度。

不过,结局仓促的背后,本质上是剧集体量与剧情信息量的不匹配。

朱振华告诉记者,24集对于《独家记忆》的原著来说是一个合适且舒服的体量。但后来在剧本创作中,原著所写的个人情感故事被充实丰满为一个寝室内四个女孩的群像故事。于是,《独家记忆》在制作阶段就已经确认会附赠番外。

“你既然写这个人的故事,不给一个ending、草草结束是不负责任的。”《独家记忆》最后一集足有82分钟的时长,但仍然无法容纳全部信息。一些导向最终结局的详细过程,只能在即将上线的三集番外中展开来讲。

可以说,这起“烂尾风波”的根源,是小糖人要做“全景式青春”的野心——而这,原本也是观众偏爱小糖人剧集的原因。

没有车祸、堕胎和绝症,有的是平淡中的小悸动、温情中的小叛逆——凭借一系列青春剧立足的小糖人,描绘的总是这样的现实青春图景,引得一众网友高呼“这才是我的青春时代”。

然而,贴近现实的青春故事和只有男女主角的发糖日常注定是矛盾的。

“如果只讲述男一女一,这个戏的质感就变了,就不是一个基于写实基础上的作品,它可能就变成了偶像剧。”

谈到受到质疑的男二戏份问题,朱振华认为,在大学校园中,相比像慕承和这样深情浪漫的博士生,毛毛躁躁又真实坦荡的刘启是一个更真实的样本。“我们想给观众展示的是一个常态和非常态的问题。”

从《最好的我们》增加原著没有的全新男二号,到《你好,旧时光》的原结局中让男女主暧昧十年才确定关系,再到《独家记忆》后半程女主与男二号的恋爱……“小糖人的剧就不能好好甜下去吗?”观众一边废寝忘食地追剧,一边忍不住怨念。

朱振华笑着说,“我们的剧里糖和玻璃渣都是掺杂着的。可能没有玻璃渣你不会觉得那糖有多甜,没有吃过糖你也不知道玻璃渣在你生命当中会有多痛。”

观众到哪一天才会接纳糖里的玻璃渣还未可知,但小糖人显然不会轻易向“全糖主义”低头。朱振华也能够理解观众的激烈反应,“大家看进去了、沉进去了,所以观众才反应这么大。”

现实质感与网生特色:

认真的态度是终极方法论

从《匆匆那年》到《独家记忆》,小糖人凭借一系列青春剧获得了“青春第一厂牌”的江湖名号。朱振华对记者说:“大家都在问方法论的问题,其实我觉得并没有。这不是一个技术的问题,而是一个态度的问题。”

回头来看,小糖人剧集成功的关键正是朱振华挂在嘴边的“现实质感”。现实质感一方面来自于前文提到的“糖与玻璃渣并存”,另一方面来自于群像故事的描绘。

在小糖人青春剧横空出世以前,市面上的青春戏几乎等同于偶像剧、言情剧,男女主角以外的配角往往是扁平模糊的。小糖人则在配角的支线剧情上下了很多功夫,展示了多元的人物形象。

《你好,旧时光》的原著便以群像见长,除了余周周和林杨,在家庭的期待中挣扎的凌翔茜、贫寒自卑渴望蜕变的辛锐等很多角色都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网剧充分利用多叙述视角的影视化优势,将这些支线故事娓娓道来。到了《独家记忆》,则更加明确地确立了同寝室四个女孩各自的故事线,展现大学女生成长的不同轨迹。

不仅在IP选择和剧本改编上贴近现实生活,小糖人剧的现实质感还体现在制作的各个环节中。《独家记忆》中的女生寝室让很多网友觉得“神还原”,朱振华表示录音部门在这方面下了很多功夫。

通过朋友介绍并征求女生同意,剧组把录音机放在一间女生寝室里录下了一两个月的声音,最后把这些声音素材混到剧集的背景音中去。“就是尽可能地让大家觉得看完之后觉得像自己的大学生活,或者像自己大学的寝室。”

除了现实质感,小糖人剧集的另一个特点是相对较轻的体量。《匆匆那年》16集、《最好的我们》24集、《你好,旧时光》30集、《独家记忆》24集……朱振华表示,“我们还是想做对观众负责任的事,观众看完之后觉得是满满的干货,而不是无限制的循环回忆、插叙,把上集再剪一部分进去。”

尽管这次《独家记忆》由于正片容量不足而收到了“烂尾”的质疑,但网生剧集得天独厚的播出优势,让《独家记忆》得以通过番外来弥补观众的遗憾。去年的《你好,旧时光》重新剪辑结局,同样也是网生剧集高自由度的明证。

在朱振华看来,网剧的优势还在于长尾效应。“很多好的项目全年都会排在播出平台前十或者全平台前十,经年累月都会有很多人看。”

这也是他并不担心《独家记忆》因观众对结局的情绪和平台技术失误导致的画质问题而影响评分的原因。据观察,《你好,旧时光》和《最好的我们》的豆瓣评分也曾跌到过7.6和7.7,但一段时间后,又都很快稳定在了8分以上。

“一个戏有这种反弹,说明观众参与度高,我觉得是好事。一个作品立住了,才会有这种热度。”朱振华相信在一年的沉淀后,《独家记忆》的评分会稳定在一个更客观的水准。

初熟后的破局:

多元化题材和原创剧本在路上

在《独家记忆》上线前,媒体给这部剧的前缀通常是都市剧,认为这是小糖人从青春题材“毕业”后的转型之作;但正式上线后,大家才发现它实际上还是小糖人驾轻就熟的青春剧,只是背景从中学校园转换到了大学校园。

朱振华说自己选择项目的标准是感动的故事和人物,并不介意小糖人被贴上青春剧的标签。“这些标签说白了都是别人给的,我们有自己的考量。”

不过,客观来讲,审美疲劳又的确是小糖人需要和正在克服的受众困局。

如果说从《最好的我们》到《你好,旧时光》,是同一作者宇宙下的姊妹作品,保持基调的统一算不上重复;那么《独家记忆》则通过“大学毕业”这个特殊的人生关卡,尝试做出了与小糖人前作的区分度。

去年小糖人CEO郑林接受采访时曾提到,青春戏适合培养新人——没有服装美术、大情节、大场面的支撑,更依赖扎实的故事讲述本身。

朱振华也讲到:“年轻导演讲述自己的青春故事‘不隔着’。”而经历过青春戏的考验再去做其他类型的作品,其实代表着小糖人已经完成了一个内部体系的进化。

“现在比两年前有很大的进步,更能保证到一个项目安全地生产和高效率的执行。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小糖人最近将要开机的项目是日本动漫IP改编的《棋魂》,虽然也是少年成长题材,却是一个几乎全男生阵容、不谈恋爱的青春片;改编自美剧的《绯闻女孩》也在小糖人2019年的日程表上,这部剧的原作和观众对小糖人剧的“小清新”印象截然不同。

尽管之前一直以改编IP的剧集为主,但朱振华透露原创剧本也正在筹备中。

“我们光做市场调研就做了一年多,几十万字的采访访谈记录。这个东西需要时间,2019年可能有往外输出的可能性,2020年大家会看到我们作品。”这些原创剧本有辩论题材,也有大学校园题材的系列剧。

“影视作品多一些现实的思考和反思总是好的。”相比将“青春”作为标签,超越不同题材的剧集质感或许才是走得更长远的品牌特色。

“这种内容的品牌,不像什么可以通过广告,唯一的东西就是作品。”朱振华并不为此焦虑,“这要交给时间。可能小糖人积累沉淀十部、二十部更优秀的作品以后,在观众心里面自然而然会有一个口碑的发酵。希望有一天那天到来吧。”

目前,小糖人签约的编剧和导演还是保持在三组这个数量,“我们求稳不求快。”朱振华表示,在过去行业的乱局中,变快变大很容易,变安静却很难。而小糖人则一直在尝试变得沉静、不断回望自己的初心。

“要适度地喧嚣,不要无序地喧嚣。”作为一家以优质的内容得到市场认可的制作公司,要如何消解观众的审美疲劳、走出更宽广的前路,最终还是要依靠内容来打天下。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