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项目动态 > 正文

凯叔:儿童教育,最重要的是“不着力”

2019-01-28 来源: 正安文化北京
字体

好的故事滋养心灵

毛思翩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开始了这个“凯叔讲故事”呢?

凯 叔:从央视辞职以后,那一年的时间有闲了,真的可以陪孩子。那时候就跟我家老大整天玩在一起,她正好是处于疯狂听故事的年龄,又守着一个会讲故事的爸爸,然后就培养出了一种奇特的习惯——每天至少三四个新故事,不需重复。所以那个时候就给她讲了大量的绘本。她很小的时候就有一成人书柜那么多的书。

其实人类吸收信息的唯一有效方式,是故事。我指的是语言类的信息。孩子通过故事不但能获得信息,而且通过故事,他可以去到没有经历过的场景当中。

给孩子们讲故事,实际是在给他讲了一个场景。让他在一个熟悉或者陌生的场景里面进行心灵上的游历。通过一个个故事,他可以复制这些场景当中的行为。在故事里面,他可以见识整个世界,见识所有不同类型的人。

其实故事可以做的事特别多,除了知识上的获取之外,还有很多心灵上的滋养,性格的养成,价值观的塑造等等……

孩子从小听的故事如果是对抗性的;非此即彼,有你没我;要不就是胜利,要不就是失败,这样的故事的话,孩子的性格可能就奔这个方向去了,相对会极端一点,破坏力强一点。

如果孩子听的故事既有竞争意识,又可以包容这个世界,那么他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不可能按照“我的想像”去发展,或者按照“我的意志”去发展。

当他对这个世界没有控制欲的时候,他从小就会和这个世界和解,他就会很幸福。

俯下身来  才能理解孩子的世界

毛思翩 :以前的很多童话故事,比如《格林童话》等,其实很多有黑暗的一面,你们其实做了大量的改编,包括《西游记》,以及其他很多童话故事对吧?

凯 叔:对,我们做了很多原创性改编。原创到什么程度呢?有很多是价值观变化了。

拿《西游记》来说,一开始我给女儿讲《西游记》的时候,就面临一个很大的难题。我记得第一次给她讲的时候,我写了三千字的稿子,讲给她听的时候不断地被打断,她说:“爸爸这个是什么意思?那个是什么意思?”

这说明其实成人和孩子进行沟通的时候,往往拿我们的常识去触碰孩子的第一次认知,所以她跟你就没法儿沟通。

只有我们在意识上俯下身子来,去理解孩子的认知世界,用他的认知水平跟他沟通,慢慢地,他会觉得和你沟通很舒适。这个时候,你才有资格让他踮着脚成长。

让孩子成长这件事,是你我的需求,根本不是孩子的需求。孩子接触所有新鲜事物时,他所想找的是一种愉悦感,是一种快乐。

比如说我家闺女听《真假美猴王》,这一段就和原著非常不一样。

《西游记》原著的价值观基本上就说了三句话:“我灭你”、“你灭我”、“我找人灭了你”。但现在这个世界,非此即彼的事越来越少,我们如何去接纳对方?其实首先更重要的是,我要先接纳我自己。我如果连自己都接纳不了,那其他的都白搭。《凯叔西游记》讲的就是这个故事。

原著《真假美猴王》故事是说,俩猴子,一模一样,还互相争抢师父。师父分不出真假,观音分不出真假,俩人打打打,打到大雷音寺。佛祖拿金钵一照——这个是假的!一棒打死。依然是非善即恶,非此即彼。

那我们怎么讲这个故事呢?为什么这两个人说一样的话,有一样的本事,有一样的诉求?因为他俩本来就是一个人。

“当年,在花果山上,有块灵石,它吸收了天地日月的精华,修炼出了一颗心。这颗心,在同一件事情上总是会有两种想法,每生出一个念头,就有一个念头反对自己,最后,巨石訇然中开,蹦出两只猴子。

观音问如来,怎么是两只猴子?如来说,一只是灵明石猴,就是你认识的齐天大圣,一只是六耳猕猴。这时候,地藏王菩萨问佛祖,佛祖,两个猴儿可有一善一恶?佛祖一笑说,晴天阴天可有善恶?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善恶对错,更多的是不同,你接纳了不同,才会有大同。

俩猴子这时候站起来,四目相对,越走越近,眼神当中已经没有了乖戾,更多的是好奇,就像两个婴儿第一次见面的眼神一样,越走越近,面带微笑。这个时候,佛祖说,悟空好悟性!我助你一臂之力!金钵甩下去,变大,把两只猴子罩住,飞快地旋转。佛祖一挥手,金光一收,大殿之上,只剩下一个孙悟空。孙悟空纳头便拜,多谢佛祖!俺老孙又活了一回!

从此悟空走在取经路上,再不纠结。”

孙悟空实际上是接纳了自己,其实人最难接纳的就是自己。

我女儿当时说了一句话,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说:“爸爸,我听明白了!”

我说:“你懂什么了?”

“我说孙悟空为什么取经之前特厉害,取经之后就不厉害了呢!”

“为什么呀?”

“闹了半天,他把自己给丢了!”

当时我真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听懂听不懂重要吗?一点都不重要。她只要爱听,听进去了,这个故事就装到她心里了。

如果有一天她跟自己过不去了,可能是茫然了、痛苦了,她想起这个故事,能给她起到一些疗愈的作用,我就觉得,善莫大焉。

让孩子爱上一件事  其实是让他爱上一种感觉

毛思翩 :你自己的成长过程中,听了很多故事吗?谁给你讲的呢?

凯 叔:挺多的,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是我们那儿的故事大王,之后上小学,初中,一直给同学们讲故事。

我小时候听磁带,听孙敬修先生讲的故事。那个时候还有“全国故事大王大奖赛”,我妈就买那种磁带给我听。

毛思翩 :所以可以说,其实就是你从小的这个爱好,演变成你的事业,演变成你现在在做的事情。

凯 叔:对,是的。有一个说法,“任何一个领域,你只要浸淫一万个小时,你就能成为专家。”其实哪儿有那么容易啊!为什么他能浸淫一万小时,你就做不到?很简单,就是这一万小时对于他来说根本不费劲。

从来没有一万小时是坚持出来的,都是玩儿出来的,都是愉悦在其中。我从幼儿园开始讲故事,因为讲故事的时候,我感觉很爽,我很快乐!

后来再想,我从小真的喜欢“讲故事”这件事吗?不对啊!我喜欢的是“讲故事”给我带来的感觉,带来的被看见、被尊重的感觉。而这个感觉很长时间以来,都只能通过“讲故事”这件事来获取。所以,我以为我爱它,其实不是,我爱的是做这件事得来的那些感觉。

所以我们对于孩子的培养,其实也是这样。他喜欢的根本不是这件事,他喜欢的是这个事的感觉,他自我感觉良好。我们要做的是如何把这件事、这个技能,和孩子想要的“感觉”划上等号。

让孩子没有感觉到被教育才是好的教育

毛思翩 :你觉得儿童教育最重要的是什么?

凯 叔:儿童教育,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不着力”。就是让孩子没有感觉被教育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我们也一直奔这个方向努力。

我不能说给孩子讲《凯叔·三国演义》,真正讲的是领导力和沟通能力。但实际上在打造这个故事的整个过程中,就是要做到这样。这些东西完全是揉在情节里面的,是可以让孩子去思考和对话的。

我们不能跟孩子说,“宝贝,听完这个故事,你想到了什么呀?你觉得曹操怎么会让这么多人听他的话的?你说来听听!”孩子说完,你说:“不对,我告诉你怎么回事,第一,他做到这一点;第二,他做到这一点……”孩子早跑了!

但是我在讲故事当中,着重放大哪句话,把哪个瞬间、哪个情节放大——“这个时候,这个人是怎么想的”——这些都会影响到孩子。

“我对我的成长无需求,我对我的快乐有需求”。每一个孩子都是艺术鉴赏者,只不过他说不出子丑寅卯,但是他知道转头就走。

所以我们要给孩子一种很自然的,浑然天成的感觉——我没有要把你塑造成什么样的目的。

尽管我有这样的使命、这样的初衷,但是没有给孩子任何这样的压迫感,这就是“不着力”。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