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投资经典 > 正文

【夜读】为你赚了时间和生活的投资大师走了,巴菲特说他是我的英雄

2019-01-21 来源: 聪明投资者
字体

那些一直持有指数基金的人,赚的最多的不是钱,而是时间,是生活。——约翰·博格

当地时间2019年1月16日,先锋集团(Vanguard)创始人、“指数基金之父”约翰·博格(John Clifton Bogle)去世,享年89岁。

《财富》杂志将约翰·博格列为20 世纪四大投资巨头之一。凭借突出的创造性和公民精神,有人把约翰·博格比作当代的本杰明·富兰克林(美国独立战争领导人、最早提出电荷守恒定律、芒格的偶像)。

“股神”巴菲特评价,“如果要树立一座雕像,用来纪念为美国投资者做出最大贡献的人,那么毫无疑问应该选择约翰·伯格。他是他们和我的英雄。”

他是如何做到如此巨大的成就,令人如此敬仰的?

1974 年,约翰·博格创立了先锋公司,那个时候指数基金还只是一个学术概念。但是约翰·博格愿意把整个公司押在指数基金上。

指数基金是一个低成本低费用的公募基金,只单纯追踪整个股票市场的表现,时间一年年过去了,指数基金将会战胜绝大多数基金经理管理的主动型基金。为什么?

投资者作为一个整体,绝对不可能战胜市场,因为投资者整体本身就是市场。

基金行业的一些人知道来了一个破坏分子。首先,很多基金公司嘲笑博格的指数基金是“博格的傻瓜基金”,指数基金的竞争对手——那些主动管理型基金经理甚至说,指数基金这个想法太不像美国人的想法了,没有一点好胜心。

但是,约翰·博格根本不理会这些批评,继续坚持努力,把先锋公司打造成全世界最大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管理规模达到2.86 万亿美元。

这个规模有多大?相当于英国的国内生产总值!

现在,按照晨星评级公司的统计,美国指数基金在所有股票型公募基金的投资总额中占比超过1/3,也就是说,在美国,每3美元的股票公募基金,就有1美元是指数基金。

指数基金之父,先锋公司创始人和前任首席执行官

约翰·博格1929 年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恰好是美国经济大萧条开始的那一年。

他的家庭并不富裕,但是他聪明好学,后来考上了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并且顺利毕业拿到了学位。

约翰·博格在学校食堂打工,给其他同学做饭做菜,以赚取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他大学毕业论文的主题就是公募基金,这预示着他以后要在公募基金行业开创一条新路。

1951 年,约翰·博格大学毕业之后加入了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他不断地追求上进,步步高升,最后成了公司总裁。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那个热火朝天的大牛市里,约翰·博格把惠灵顿基金公司跟另外一家基金管理公司合并,希望这样能够促进公司业务的发展。

“这是我一生最糟糕的错误。”他说,新来的合伙人把公司旗下的基金做得非常糟糕,然后利用他们在董事会的多数席位撤掉了约翰·博格的总裁职位。

由于公募基金的法律结构安排,博格还要继续负责惠灵顿公司的基金,但是他不被允许来管理这些基金的投资。

“我怎么样才能做到不用成为基金经理,照样可以介入这些基金的投资管理?”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创造出一种不用管理的基金。我们称之为指数基金。我给它起名叫先锋。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我搞的指数基金完全是个笑话。”

2014年,世界级潜能开发专家托尼·罗宾斯对约翰·伯格做过一次访谈,他们聊了4个小时,约翰·伯格从自己的人生经历讲到给自己后代的三个投资原则。

以下是罗宾斯和约翰·伯格的部分对话,文章由“聪明投资者”经中信出版社授权转载,并在文后附上约翰·伯格2017年4月27日在晨星(Morningstar)投资大会上的演讲摘选。

罗宾斯:你的驱动力来自哪里?

约翰·博格:来自我年轻时最早的记忆,我必须工作。我9岁就开始工作了,在我们住的街区送报纸,我一直很喜欢送报纸。

我是一个相当内向的人,长时间工作之后,就不会讲很多废话了。我这个人性格特别好胜,就是那种要跟人争斗一番的脾气,即使有时根本没有必要,这种好胜心弥补了我很多方面的不足。

罗宾斯:你的职业生涯是从一家传统的公募基金开始起步的。

约翰·博格:我那时还很年轻,还不够聪明睿智,我本来应该多从历史教训中吸取经验教训,依此采取行动。

我当时还相信确实存在永久性的优秀基金经理,他们其实根本不存在。好的基金经理出现过又消失了。

其实投资业绩更多的是靠运气而不是靠能力。投资是95%的运气加上5%的能力,也许我说的还不太对,应该是98%的运气加上2%的能力。

举个例子,要是你找来1024 个人,聚到一个房间里,一起来比赛抛硬币。你告诉他们一起抛,连续抛10次,那么这1024 个人里面会有1个人连续10次正面朝上。

你会说:“这个家伙真是太幸运了。”但是换成是在基金行业,你会说:“你真是个天才。”(哈哈大笑)你甚至可以把人换成大猩猩来抛硬币,结果完全一模一样。

罗宾斯: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一个聪明的人和一个优秀投资者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

约翰·博格:首先,投资者追求平均水平。我们先从这一点开始。非常简单。大多数个人投资者为得到平均水平的业绩付出了过高的成本。

整体而言,你买主动管理型的基金平均要耗费约2%的成本(包括平均1.2%的管理费、交易成本、现金拖累、销售手续费)。

这意味着,如果市场平均业绩是7%,那么扣掉付给基金公司2%的费用之后,这些投资者只能得到5%。

(如果你买的是指数基金,成本只有0.05%,这意味着你能得到6.95% 的收益率。)

按照6.95%的收益率,经过50年,你可以把1美元增值到30美元。但是,按照5%的收益率,经过同样的50年,你只能把1美元增值到10美元。

这意味着,投资的本金100%都是你付出的,投资的风险100%都是你承担的,但是所有的投资收益里面,你能拿到手的只有30%。

看看股市的长期业绩,再看看主动管理型基金的长期业绩,你就会发现这个真实情况。很多人不愿意这么做,但是他们不得不学会这样做。

这些人应该真正搞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买股票。买股票的真正目的是要得到股利即现金分红,是为了得到盈利增长。

事实上,从长期来看,股票市场的收益一半来自股利即现金分红。所有基金的费用支出也都是从这里出的。

平均每只基金的股利收益率是2%,平均每只股票基金的费率是1.2%,羊毛出在羊身上,基金的管理费都是从基金分到的现金分红里扣掉的,所以你拿到手的股利收益率只剩下0.8%。

整个基金行业向基金持有人收取的费用占属于投资者股利收入的60%,有的时候是100%,有的时候甚至超过100%。现在你能明白为什么我对基金行业如此痛心,它吃掉投资人的收益实在太多了。

罗宾斯:但是还有1亿人投资主动管理型公募基金。这些人怎么可能这样任人宰割?

约翰·博格:绝对不要低估市场营销的力量。回到2000年,那些在《金钱》杂志上打广告的公募基金,平均年度业绩为41%,这些基金有很多,甚至可能大多数现在都不存在了。

基金投资者预期,他们选择的聪明基金经理,会永远聪明下去,但是根本不会有这种事。

罗宾斯:你在投资行业干了64 年,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市场波动起伏,你是怎么在投资中抽离人的感情因素的?

约翰·博格:没有人能够做到,包括我在内。我只是努力在投资时尽量减少感情因素。

人们会说,要是股市跌了一半,你会有什么感觉?老实说,我感觉非常痛苦。我的心都揪得紧紧的。

那么我能做点儿什么减轻一些痛苦?我会找出来一两本讲“坚持到底”的书,再读一遍。

罗宾斯:如果你不能把任何一分钱传给你的子孙后代,但是可以传给他们一些投资基本原则,你会告诉他们什么?

约翰·博格:我会告诉他们三个投资基本原则:

第一,注意你投资的是什么类型的资产。你选择的资产配置,要跟你的风险承受度和目标保持一致。

第二,分散投资,你一定要用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来做分散投资,有很多基金都是成本很高的。

第三,不要交易。什么都不要做,一直拿着你的指数基金,放在那里!不管发生什么事,一直持有不动。

你要是想让自己更容易抵抗住下跌的恐惧那么继续持有不动,你可以在做资产配置时,在你原来觉得合适的债券配置比例基础上,再稍微多加上一点点。

罗宾斯:你对投资者还有什么其他建议?

约翰·博格:别看《华尔街日报》!别看电视上播出的那些财经节目!开个玩笑。

我上过很多次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电视节目,多次接受采访,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问我。

那些股票电视节目,都是在大喊大叫地让你买这个股票,卖那个股票。这只会让你偏离投资的本质,只会让你分心。

我们浪费了太多时间,浪费了太多能量,关注那些与投资相关的东西,其实你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你只能得到市场平均业绩,即和市场指数相同的业绩,有时多一些,有时少一些。大多数时候只会比市场平均水平少一些。

只要一直持有标准普尔500指数,你就可以轻松地拿到平均业绩。

那些一直持有指数基金的人,赚的最多的不是钱,而是时间,是生活。

不做频繁交易,不天天折腾,给你节省大量的时间精力,让你更多地享受生活。带孩子去公园玩,带家人出去吃顿晚餐。如果这些都做不了,你也可以读一本好书。

罗宾斯:钱对你意味着什么?

约翰·博格:我不把钱看成目标,而是把钱看作达到目标的手段。

有一个很精彩的故事,讲的是两位作家库尔特·冯内士特和约瑟夫·海勒。他俩在谢尔特岛一个聚会上碰到了,于是一起喝酒。

库尔特特看看约瑟夫,对他说:“你看那个人,我们今天聚会的东道主,就在那里。你知道吗,这家伙今天赚了1 亿美元。他一天赚的钱比你那本《第22条军规》所有的版税加在一起还要多。”

约瑟夫回过头来看看库尔特,然后说:“那也没什么,因为我有些东西,他再有钱也永远不会有。这就够了。”

我留给孩子的财富足够他们干自己想干的事,但是并不够养着他们什么事都不用干。

我经常对他们说:“有的时候,我真希望你们能有我小时候那样的成长经历,你们就能拥有我拥有的所有优势了。”

我的孩子听后的第一反应是:“像你那样长大,你说的应该是劣势吧?”

“不,孩子,我说的是优势。穷得只能勉强生活,努力工作,努力打拼,闯出一条自己的路。”

约翰·博格演讲

《少有人走的路(节选)》

我已经在基金行业66年了(我敢说在座的,没有人比我的从业时长更久),我来谈谈几个个人观点。

第一,现在是我生命和职业生涯中非常快乐的时刻。活着看到我的美梦成真——“指数的胜利”。

如果21年前,1996年的2月21日,我没有进行心脏移植手术的话,我没法活着见证历史。

如果我的事业有什么意义,我希望是“在乎”:

在乎数百万忠于上帝、朴实、信任先锋集团的人,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服务他们。

在乎数万美好、忠诚的公司成员,他们忠于先锋集团的价值观,不仅服务于我们的投资者,还在乎投资者。正如我常常提醒员工,“伟大的想法遍地都是,执行才是全部”。

我还需要澄清:我从没想过要创造一个巨无霸……我只想以毕生积蓄信赖于我们的人得到他们真实可以得到回报,让他们用最低的成本得到最高水准的服务。

实话实说,在早期,我更担心管理巨额资产的挑战,而非是否可以存活下去。

在今年(2017年)早些时候,先锋基金的资产超过4万亿美元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超大规模的弊端。

但实际上,我的担忧始于更早之前,那是在1984年,我们的资产规模突破了80亿美元。

我从来没想过建立一个巨无霸,我太过愚蠢,没意识到,如果我们仅仅合理地向投资者分配我们在股市或债市中的收益,我们就会成为巨无霸。

通过创造共同结构和指数策略,我们成为了行业的先驱者,这是我们不断成长的巨大优势。

但是,我也是高产的公开倡导者。11本书,575份演讲和讲座,26篇学术刊物,众多作品,无数访谈,以及我(书面)回复每一封来自股东的日常信件。

1960年,我第一次心脏病发作,57年之后,我的健康良好,我的声音有力,并且我仍有真知灼见。

我有严重的脊椎病。“心有所向,但肉体正在衰弱”。但是,我仍然是我。

我希望,我像我一个普林斯顿同学说的那样,“你仍然是个孩子,还是那个有决心、理想主义、害羞、友好的孩子,就像66年前,1951年时我认识的那样。”我认为这是最高的赞扬。

总结一下我漫长的职业生涯:我对生活和这个行业的热情始终未变,仍然保持;在乎我们的投资者,将他们作为努力的主要目标;赚取他们的信任;帮助建立一个目的崇高的信托社会;为这个行业做出一点贡献;最后,仍然努力去符合1993年保罗·萨缪尔森对我的赞扬“从根本上改变了行业的最终目标”。

无论结果如何,无论未来如何演绎,共同基金行业已经改变了,部分原因在于我选择了“少有人走的路”,实际上之前从未有人走过的路。

没有什么比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20世纪最受欢迎的美国诗人之一)的诗更适合作为结尾的了:

在讲这个故事时容我叹一口气,

很久很久以前,

一个木桩分开了两条路,而我……

我选择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所有的不同由此开始。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