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谷厉成宾:抓牛市秘诀在于熊市里努力工作思考

2018-11-16

字体

会议室以巴菲特、芒格、彼得林奇等投资大师的名字命名,墙壁上悬挂多条价值投资大师巴菲特、芒格的名言名句,走进正心谷位于金桥的办公场所,仿佛进入了价值投资的殿堂,公司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提醒着他们所坚持的价值投资信念。

正心谷是汇添富基金创始人、前总经理林利军2015年创立的股权投资机构。在他的带领下,汇添富基金的管理资产规模从0发展到近5000亿元。林利军本人也是坚定的价值投资信奉者,他每年还会抽时间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开设《投资大师与投资哲学》的课程。创立正心谷以来,林利军每年会给投资人写一封信,谈他过去一年的投资心得和对未来投资的展望。林利军在2018年给投资人的信中写道,“成立正心谷的初心是‘成就他人,创造卓越价值’,我们希望通过长期、持续、艰苦、极致的深入研究和运营,‘专注投资伟大企业’,努力帮助真正优秀的企业家,打造为社会创造卓越价值的伟大企业。”

正心谷成立以来在一级市场方面投资了罗辑思维、Bilibili、开心麻花、阳光保险、君实生物、康宁医院、华师双语学校、高思教育、八亿时空、奉加微电子、康华医院等一大批优秀企业。

从二级市场走向“实业”

第一财经《陆家嘴》记者近日专访了正心谷合伙人厉成宾。厉成宾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待人谦逊友善。厉成宾也是金融行业中的“老司机”, 2007年加入汇添富基金,系统性地接受了价值投资理念和投资方法。

正心谷合伙人厉成宾

在汇添富初期,他一开始主要开发探索二级市场的创新型业务,比如利用专户去集中重点投资优质个股,应用对冲策略规避市场波动风险,或研究基于特定事件驱动的投资策略。从2013年开始,厉成宾开始带领汇添富基金的战略投资部,涉足一级市场的投资和战略投资,投资了绿地控股、瑞康医药、人福医药、康恩贝、光电股份、三七互娱、康惠制药等一系列优质项目,为投资人赚取了丰厚的投资回报。

2015年厉成宾追随林利军参与了正心谷的创立,目前在正心谷负责科技制造和战略投资领域的投资。 “投资和做人一样,快乐的秘诀就在于简单、长期和专注,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做投资的一点心得,如果能够帮到一些企业和个人,那就更令人开心快乐了。”厉成宾说。

厉成宾重点看科技领域的一些投资,主要包括消费电子和半导体两个板块,投资过滴滴出行、八亿时空、奉加微电子等公司。2016年正心谷收购楼氏电子,这是一家苹果产业链上的全球性公司,在中国北京、深圳、镇江和奥地利都设有分公司,在正心谷收购后改名为奥音科技。厉成宾现在还担任奥音科技的董事,经常往返在上海、北京和镇江之间,参与公司的重大决策。

奥音科技是一家技术引导型公司,在研发、材料技术上和生产工艺上有自己的特色。厉成宾表示,“我们希望基于对长期投资的理解,努力做好投后管理,和企业家长期一起努力,打造成一个非常牛的技术型公司。

“做实业”带给厉成宾较大的挑战,“最大的差异是打交道的人跨度非常大,以前西装革履混迹在陆家嘴,现在经常要一身蓝领经常在车间和技术工人在一起”,但他认为这正是在践行巴菲特的理念。正如正心谷公司墙上挂着的巴菲特的名言所说:“优秀的投资家要像企业家一样思考,而优秀的企业家也要像投资家一样思考”。厉成宾表示,投资实业能够看企业如何在竞争市场里做运营管理和决策,理解如何把企业内部的经营决策落地实施,把这些环节串起来,对理解企业的价值创造过程会有很大的帮助。

垂直整合是中国制造业企业成功的秘诀

深度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对厉成宾投资上的帮助非常大。这让他有机会近距离观察到上下游的企业,从而对消费电子产业链有更深的理解。

他认为,当前中国制造业是建立核心竞争力的秘诀就是垂直整合能力的强弱,好比半导体行业里特色工艺路线的IDM模式。在中国消费电子领域里面,优秀企业的成长经历了三个阶段,从最初的单一产品公司到产品平台公司,再到有科技含量的技术型公司。

在消费电子行业有很多模组企业,模组就是把一些零部件集合组装起来。模组企业所做的组装工作,本身的技术含量并不太高。但有些模组企业利润非常好,因为它们一开始做模组,贴近客户,再自己做一些核心的零部件,做垂直整合,这让它们能够快速响应客户的需求,运营效率会非常高,而且可以在不同的环节去创新和降低成本,“更牛的企业下一步一定是去做材料和设备的垂直整合,这也是中国企业获得技术的主要途径之一。”厉成宾非常有信心这样一个判断。

单一产品产品型公司,相对来说比较简单,抓住客户和抓住时机的能力最重要;做产品平台型公司,需要更强的管理协调能力;而技术型企业需要做原创性的技术开发,在产业链上下游有比较强的话语权。在单一产品或者产品平台阶段,主要的竞争力来自于垂直整合。拥有了垂直整合能力,才能够比别人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才能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

在厉成宾眼里,中国制造业领域很多优秀的企业都是垂直整合的高手,比如香港市场上市公司申洲国际,就是做垂直整合的典范。申洲国际所在行业是市场壁垒不高的传统服装行业,其客户多是优衣库、阿迪达斯等运动休闲品牌,能做到两周大批量保质保量交货,但这家公司在香港市场有30倍的估值,甚至高于一些优秀的半导体企业,几乎看不到经济周期的影响。

他说,申洲国际把垂直整合做到极致,从染料到面料的设计和成品,全产业链它都自己来做,所以染料产品价格的变动或者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并不会冲击到它,最后运营的结果就是稳定增长的公司, “真正老司机级别的企业家,能把自己的企业经营得像一个优质的债券”。厉成宾笑着解释他对申洲国际这样类型企业的理解。

世界属于乐观者

今年以来,受到贸易摩擦和去杠杆的双重影响,经济增长出现了波折,A股市场也受到了冲击,但厉成宾对市场和经济长期仍然非常乐观。他认为,有三大基础设施将会支持着中国经济继续前行,这三大基础设施分别是资本市场、互联网以及完整的供应链体系。

他说,长期来看中国资本市场是非常有效的,比如说海康威视、格力电器、美的集团等这些专注于追求极致产品的公司,都成长为巨型企业,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回报。在A股市场里面,有正确理念的企业和企业家家其实是并不缺少。“真正在一个好的赛道里面,长期专注的投入研发,提升技术含量,持续降低成本,就会不断积累竞争优势,那么资本市场会有会给你估值,它会给你市值的成长。”他说。此外,机构投资者在市场中的话语权会越来越重,市场对公司治理结构和企业价值的反馈会越来越明显,所以错误定价肯定是个别公司不是主流。“资本市场建立了人和财富的连接,我们要坚信资本市场在长期的定价能力,它会正确的引导人们把社会资源不断投向优质的、代表未来社会发展方向的那些企业,也会激励企业家和创业者在长期中专注的创造价值,回馈每一位投资者。”

第二个基础设施是互联网,在中国移动互联网是大多数人都能获得的,互联网方便了信息的传递和传播,既是人和人、人和信息的连接,也是中国与海外联系的一个通道,使中国14亿人的大市场和全球市场24小时在线。在有效的信息传播的网络中,高知识人群对信息的获取和理解会非常快,他认为,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移动互联网产品能够迅速扩大到二三四线城市,以及最近五年独角兽企业基本都在中国和美国诞生的原因。

第三,从制造业体系来看,中国现在建立了非常完整的供应链体系,这建立了人和生产力的连接。他以苹果的产业链为例,在苹果产业链上的核心公司主要分布在江苏和广东两个省,全球六成手机都是在中国生产。这些产业链积聚了大量的人才和技术投资和生产经验,推动体系内部的科技创新,上下游之间形成良好的互动,并且它们也是在时时刻刻进行迭代和变化。“这样高效运转的供应链体系,不但能支撑手机,还能支撑新的智能终端比如智能音箱或汽车的智能化等,供应链本身也会推动下游的需求的创新和变化。”

“这也是在其他全球任何地方找不到的。这三个基础设施应该是整个中国经济生命力最强的支撑。”厉成宾说,“虽然我们现在正经历熊市,但是一定要积极乐观。抓住牛市的秘诀就在于熊市里努力工作思考。比如,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处在一个特别大的机遇里面。一定有些东西会成为现实,比如5G和无人驾驶。”

他认为,围绕着无人驾驶会有非常多的投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汽车电子的企业,传感器企业,做汽车半导体的企业,一定都会有巨大的机会。

汽车制造型企业本身商业模式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小米是把消费者和制造者直接连在一起,消灭了中间环节,在汽车领域里面一定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但现在有很多新造车势力,他们既没有客户,也没有制造技术,有的只是商业模式,而真正掌握了制造技术和理解消费者需求的企业,未来一定会出现,那就是汽车行业的新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