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投资经典 > 正文

走在趋势前面的投资大师:拉尔夫.万格

2017-11-14 来源: 雪球
字体

摘要:他是著名的橡子基金的创始人,也是会敏锐触觉资本市场动态的天才,人们因此称他为“准确把握投资趋势的投资大师”。然而,他自己更喜欢“最有作家天赋的投资大师”的评价。在众多的投资大师中,万格是最有作家天赋的一位,他能够用形象生动的比喻,将深刻抽象的道理表达出来,让读者轻松愉快。

在1973年10月爆发的中东战争中,阿拉伯石油生产国为了打击以色列及其支持者,把石油作为捍卫国家主权、收复失地和反对霸权主义的战略武器,采取减产、提价、禁运以及国有化等措施,开展了一场震憾世界的石油斗争。

战争爆发后,欧佩克的阿拉伯成员国宣布收回原油标价权,并将基准价格从每桶3.011美元提高到10.651美元,使油价猛然间上涨了两倍多,从而触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严重的全球经济危机。在这场危机中,美国的工业生产下降了14%。

在这种环境下,美国人人郁闷,相信没有人还想着发财。但是,拉尔夫•万格想了,他也做了,并且他做成了。当美国股市出现崩溃时,万格成功地判断出能源股的上升趋势,并重仓持有休斯顿石油的股票。

于是,他的橡子基金没有像其他基金一样崩溃,相反却生存了下来,并赚得盆满钵满。后来,万格感慨道:如果没有休斯顿石油这只股票,橡子基金就不可能有今天。

但是,我们更要钦佩的是,万格对投资趋势的准确把握,以及与生俱来的自信与坚持。

投资于趋势

作为趋势投资领域的大师,没有谁比万格的触角更敏锐。当大多数投资者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万格已经走在了趋势的前面。

万格能够识别主要趋势,并购买能在趋势中受益的股票。不过他所谓的“趋势”,并非指股票市场或股票价格趋势,而是行业发展趋势。

万格认为,投资前做出预测是为了掌握该投资公司利润和增长的源泉,洞悉管理部门的目的和想法,发现竞争优势和危机等。他说:“只要预测是合理的,股票就持在手上;如果拥有股票的理由不再充足,就卖掉它。”

首先是对行业的发展趋势做出准确预测(基于成本约束、供求关系变化等因素)。比如万格1973年购买休斯顿石油这只股票,就与他当时对趋势的预测正好吻合——他在1976年的橡子基金年报中断言:由于能源价格正在上涨,并且未来还将继续上涨,因此应该投资能源供应商,并撤离那些能源消费大户。

其次是对消费行为的发展变化做出准确预测,进而预测哪些行业在未来市场需求中会增长。美国是一个人口老龄化严重的社会,老年人多,自然对健康医疗行业的需求会日益增多,这就给一些企业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万格的执掌的橡子基金在1978-1988年10年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18.8%,而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复合增长率仅为16.1%,橡子基金因此每年都跻身于全美最优秀的5%的基金行列。

钟情小公司

万格喜欢寻找优秀的小公司,因为他认为小公司比大公司更有投资价值。这种做法是有理论根据的。1972年,芝加哥大学教授罗尔夫•本茨提出小公司现象。本茨发现,低市值公司股票的收益率超过了市场平均水平,即使经过风险的调整,也是如此。

万格想购买的是那些没有完全实现其经济价值的小公司的股票,然后等这些公司不断成长,直到完全实现其经济价值时再卖出。“散户往往会在小公司还没有完全实现其经济价值时就抛出,并买进那些完全实现其经济价值的成熟的公司,因此他们常常成为我们交易的对手方。”万格很是得意自己的投资理念,“做百合花球茎行业的老大也比做拖拉机行业的老三好。宁为鸡头,不为牛后。”

万格检验一家公司是否为好公司的标准有3个,即增长潜力、财务状况和基础价值。增长潜力体现在5个方面:公司的产品市场不断扩大;有良好的产品设计;有效率的生产;强大的销售以及强大的利润率。

喜欢“走极端”

万格选股常常采取“走极端”的方法,他认为,一个股票要么值得投资,要么一点也不值得。他自己将这种选股方法称为“鲁宾斯坦原则”。

选择股票时,万格采用了“自上而下”的投资策略,先从市场上那些看起来比较有吸引力的股票板块着手,并将分析范围限定在这些板块中最好的几只股票。在他看来,一个值得投资的股票板块,必须能够在5年或更长时间里保持其吸引力。

他的投资组合换手率非常低,平均每年只有25%。也就是说,他每年卖掉投资组合中1/8的股票,并买进同样数量的其他股票。如果购买某只股票的主要理由或“隐喻”仍然有效,那么他会继续持有它。

由于换手率如此之低,橡子基金是交易费率最低的权益型基金之一。

万格关于选择股票的观点

如果你是一匹斑马,跟着群体生活,你需要做出的关键性决定是站在哪里与其他斑马相联系。

当你觉得安全时,在马群的外边是最好的,因为那儿的草是新鲜的。在里面的斑马只能看到吃剩下的或被踩过的草,在外边胆子大的斑马吃得好多了。另一方面,当狮子来临时,外边的斑马成了狮子的美餐,里面的瘦巴巴的斑马虽然吃得不好,但却活了下来。

一个为机构服务的投资组合经理人,例如银行信托部就不能成为一匹在外边的斑马。对他来说,最理想的选择很简单:始终处在群体之中。只要他始终购买大众化的股票,他就不会犯猎误。引用一位投资经理人的话,“只要每一个人都一样,即使一同下跌,不管约翰逊公司发生了什么,对我而言,都不必大惊小怪。”但另一方面,他不能为了更大的收益而去投资不熟悉的股票,因为一旦失败,他将置自己于批评的焦点上。

不必再说了,这种身居里面的斑马哲学不适合我们这些长期投资者。我们在大部分时间里试图停留在群体之外,身上也留下了许多伤痕。

万格对市场时机选择的观点

这次,斑马群是在一个峡谷中,狮子在很远的峭壁边打盹。每匹斑马都想大嚼一口狮子鼻子前面的鲜草,然后狼吞虎咽地在狮子扑过来之前,沿着一条小径逃脱。

不幸的是,小径太窄了。事实上,在小径某个狭窄的地方,斑马会无助地挤成一团,成为狮子的美味大餐。

许多大机构认为它们可以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在一个流动性很差的市场上实现几十亿美元投资组合的快进快出。太不现实了!这种策略只会导致市场的剧烈波动,显示在价格图表上,就是频繁的宽幅震荡,交易成本也随之增加。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