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投资经典 > 正文

卡尔.伊坎:买别人不买的东西,在没人买的时候买

2017-10-11 来源: 雪球
字体

我最喜欢的伊坎的名言是:“买别人不买的东西,在没人买的时候买。”这篇文章中有许多真实的案例。77岁,200亿美元身家,华尔街首富。

卡尔·伊坎(CarlIcahn)的办公室看起来像一座非同寻常的博物馆。在用木板装饰的走廊里,到处陈列着30年来美国金融史上最出名的一些敌意收购(hostiletakeover)、代理权之争(proxy fight)以及董事会袭击(boardassault)的战利品。例如,环球航空公司(Trans WorldAirlines)的模型飞机——那起收购巩固了他作为顶级交易者的名声;还有ACF工业公司(ACFIndustries)生产的玩具火车,几十年来该公司一直是他的取款机。有机玻璃制成的墓碑记载了他对20世纪众多伟大企业的征服史,其中包括米高梅电影制片公司(Metro-Goldwyn-Mayer)、摩托罗拉(Motorola)、德士古石油公司(Texaco)和纳贝斯克公司(Nabisco)等。

伊坎的这间充满了怀旧氛围的办公室位于曼哈顿历史悠久的通用汽车大厦(GMBuilding)顶楼,这里正变得前所未有地引人注目,因为一些40多岁的亿万富豪正被他搞得怒火中烧,例如迈克尔·戴尔(MichaelDell)和比尔·阿克曼(BillAckman)。过去15个月里,现年77岁的伊坎已经购入14家企业的股票,并继续展开攻势。人们认为他在这把年纪早该退隐江湖了,可这波袭击使他成为商业界最具破坏力的人,美国每一件重要的企业界事件背后几乎都有他的身影。

他时而发动全面收购,试图将戴尔公司(Dell)从其创始人戴尔手中夺走;时而迫使从事深海钻探的越洋公司(Transocean)派发可观的股息。当网飞公司(Netflix)有好消息时,基金经理们对伊坎的及时投资大摇其头。如果有人挡了他的路呢?对于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Energy)声名狼藉的首席执行官奥布里·麦克伦登(AubreyMcClendon)的辞职,伊坎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他还在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的直播节目中与阿克曼当众争吵,这使得世界各地的交易大厅沸腾了。两人还作为备受争议的维生素生产商康宝莱公司(Herbalife)的多空双方而发生争斗。

所有这一切,伊坎做得都很坚决果断,而且轻松自如。从他的脸就可以看出来:如今他蓄着学者般的白须——这是最近到迈阿密短途旅游的副产品。他的行动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卖掉了自己那艘54米长的游艇,因为他觉得在船上耗费时间很无聊;投资者已经发现,对伊坎而言,幸福意味着积极地进行他的维权投资事业。

伊坎靠在椅背上,摆着手反问道:“除此之外我还能干些什么呢?去参加无聊的晚宴吗?”再过几天,他就要主动竞购近期估值为250亿美元的戴尔公司了,提供50亿美元的股权承诺,这笔钱几乎完全出自他自己的腰包。然而他看起来对此事满不在乎,彷佛只不过在思考是否要帮好友开一家奶品皇后(DairyQueen)加盟店。他身穿一件蓝色运动夹克,纽扣是金色的;平静地用吸管喝着水晶杯里的可乐。他说:“我们在竞争中处于有利位置,对于我们所做的事,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

然而坦率地说,他所做的事已经发生了变化。过去他先是利用垃圾债券等杠杆工具来袭击企业,后来又搞明白如何通过对冲基金架构利用其他人的钱。然而现在他用的完全是自己的钱——根据《福布斯》杂志的估算,他的资产净值约为200亿美元(这使他击败乔治•索罗斯[GeorgeSoros]成为华尔街首富)。他不再需要其他任何人的帮助或批准了。这让他变得极端危险。

同为金融界亿万富豪的利昂·布莱克(LeonBlack)说:“他喜欢赢,喜欢钱——但钱只不过是显示他发掘价值并赢得胜利的记分卡而已。”上世纪80年代布莱克在德崇证券(DrexelBurnham Lambert)当投资银行家时曾为伊坎服务过,后来他与别人共创了私募股权巨头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ApolloGlobalManagement)。他说:“伊坎既聪明又无情,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虽然他并不总是正确的,我永远不会当他的对手。”

尽管伊坎的再度出山杀了华尔街一个措手不及,这实际上是他5年来精心策划的结果。本世纪初的头十年年里,伊坎用创建对冲基金的流行做法赚了不少钱,那样做他可以利用自己和投资者的钱进行投资。为了享受这个特权,投资者愿意给他投资额的2.5%及利润的25%。2007年时他管理的外部资本高达50亿美元,这些资本来自于捐赠基金、养老基金甚至中东国家。他的基金一直顺风顺水,直到在经济危机中价值缩水35%以上。突然间他和大多数基金经理一样,不得不面对失望的投资者,任由资金紧张的合作伙伴赎回投资。

伊坎并未设法使自己管理的资产回复元气,而是让自己彻底摆脱有限合伙人的束缚。2011年他返还了对冲基金里剩余的17.6亿美元外部资本。他说:“我跟我的投资者们从来没发生过问题。但当我想收购一家企业的全部股份时,最后发生了太多冲突。”他不想再当收取管理费的基金经理,而是作为独狼重出江湖。他弹药充足,不仅有许多个人投资账户,还有自己的伊坎企业公司(IcahnEnterprisesLP)旗下的基金——他拥有这家上市企业90%多的股份,该公司管理着240亿美元资产,其中包括在汽车零部件制造商辉门公司(Federal-Mogul)等8家企业的多数股份。

过去4年里,伊坎的投资基金跑赢了标普500指数,年均收益率超过25%,这项壮举让绝大多数对冲基金经理都难以望其项背。今年的开局也不错——到3月13日为止他的投资基金上涨了12%。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伊坎声称过去几年中自己的投资组合很大程度上是对冲的——他用标普500指数的大量空头头寸对冲持股。与此同时,伊坎企业公司的表现也优于同时期美国股市的表现。在市场触底时伊坎的个人资产曾缩水至90亿美元,不过他已经迅速将资产翻了一番。

如今,除了他自己以外,伊坎不用对任何人负责,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投资。他手头的现金从未像现在这么多,而美国企业资产负债表上的现金也是如此,这个巧合引发了伊坎最近的那种“狐狸进鸡舍”的古怪行为。如今是他挥舞令人恐惧的维权投资之剑的大好时机——通过抢购上市企业的股票、占据董事会席位以及要求派发现金股息等行动,让企业鸡犬不宁。

基思·梅斯特(KeithMeister)曾是伊坎的手下,如今他的对冲基金管理着20多亿美元资产,他说:“伊坎有胆量做大事,敢下重注。坦率地说,他现在拥有的现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维权投资者已经成为个人崇拜的对象,在这一行没有比伊坎更出色的了。”

伊坎表示自己尊重新一代的维权投资者,如梅斯特、丹尼尔·勒布(Daniel Loeb)和巴里·罗森斯坦(BarryRosenstein)。(他说他们是“好小伙”)但他们管理的资金可以被投资人赎回,伊坎则不同,由于他在经济危机后退回了外部资本,如今他可以用所谓的永久资本——自己完全控制的钱——进行代理权之争和竞购。由于永久资本规模庞大,他可以将目标瞄准那些以前被认为无法撼动的企业。伊坎挥舞着一把铝尺,就像挥舞着骑兵军刀一般,说道:“现在我们什么资产也不用变卖,就可以开一张100亿美元的支票。”弹药充足的伊坎有能力袭击那些市值高达500亿美元、拥有充裕现金的企业。

这使得全球第三大个人电脑制造商戴尔公司成了他的目标。今年2月,戴尔似乎找到了一个好办法,可以重新控制当年自己在大学宿舍里创建的这家公司。他和私募股权公司银湖资本(SilverLake)合作,准备进行一桩价值244亿美元的交易,以每股13.65美元的成本将戴尔公司私有化,这个价格相对于最近的交易价格有25%的溢价。

伊坎在报纸上读到这个新闻后,迅速买入10亿美元戴尔公司的股票,他明白,如果戴尔肯投这么多钱,该公司目前的股价一定非常便宜。

3月初伊坎已经得出结论:戴尔的报价未能反映该公司斥资137亿美元收购的基础设施技术所带来的15%内部回报率。因此他请求股东们迫使该公司放弃这笔交易,然后利用现金和发行新债派发每股9美元的股息。

到了3月中旬,伊坎思考更有力的策略,他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该公司的创始人已经设立了价格底线。3月底伊坎告知戴尔公司董事会特别委员会自己对获得该公司的控制权感兴趣。未来几周内,他、戴尔和黑石集团(BlackstoneGroup)之间的竞购战将见分晓。鉴于伊坎所下的重注,即使输了竞购,也能获利匪浅。

这是伊坎精通并热爱的游戏。自戴尔事件发生以来,《福布斯》杂志采访了伊坎十几次。一开始,他对针对戴尔公司的计划遮遮掩掩。进入本月后,他打开了话匣子:“迈克尔是自乱阵脚,他让自己处于了不利的位置,有可能失去自己的公司。通常要夺走他的公司是很难的,毕竟他拥有15%的股份。”在伊坎正式发出收购要约前的日子里,你可以感受到他昂扬的斗志,他已经在为没有戴尔的戴尔公司制定计划了。

虽然亿万富豪伊坎看似无处不在,其实他很少离开通用汽车大厦的办公室去谈生意。他很少搭飞机去参加股东会议或去律师事务所。他人在曼哈顿就能让企业发生巨变,坚称自己不需要进行微观管理。他说:“那就像看医生做手术,然后告诉他做错了。”他的点子——比如对戴尔公司的竞购,往往来自于他在光天化日之下观察到的东西,如果他对某样东西发生兴趣,人们会主动来找他——要不他就打个电话。正如我们在电影《霹雳娇娃》(Charlie’sAngels)中看到的,一名只在电话中发号施令的男子拥有巨大的能量。

甚至当他出现在电视节目中——比如和阿克曼的那次争吵,他也是打电话过去。在他发言时,节目组配的头像是他多年前的照片。《福布斯》杂志这次的封面照片是6年来伊坎首次让媒体拍照,公众得以首次看到他蓄须后的新形象。

伊坎花了半世纪的时间,才让钟摆完全摆向自己所处的位置。在职业生涯的前半部分,他得四处奔波去拜见其他人。

伊坎是家中的独子,父亲是犹太教会堂的领诵人,母亲是教师。在皇后区远洛克威(Far Rockaway,Queens)的低档地段长大的他努力奋斗,从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毕业后去读医学院,不过中途辍学去参军,退伍后到华尔街工作。上世纪60年代初,他叔叔帮他找了一份期权经纪人的工作。后来他开始进行风险套利和一些小规模收购。到了80年代,他抓住有利时机赚了很多钱,作为以垃圾债券为武器的敌意收购艺术家上了头条新闻。

如今伊坎对“企业掠夺者”(raider)这个词的本能反应几乎让人发笑。他已经充分吸收了“维权投资者”(activist)这个概念所展现的语义:以《悲惨世界》(LesMiserables)的方式,领导受虐的股东反对懒惰或臃肿的管理。今年3月,富有传奇色彩的证券律师、毒丸防御(poison pilldefense)策略的发明者、现年81岁的马蒂·利普顿(MartyLipton)发表了一份针对伊坎之类的维权投资者的备忘录,质疑说他们要为美国相当一部分的失业现象以及裹足不前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负责。他写道:“维权主义者的对冲基金正在掠夺美国企业的方式,只能被视为一种勒索。”伊坎反驳道:“我尊重利普顿,但他的观点大错特错。”

追根溯源,这位维权投资者当初也是一名企业掠夺者。伊坎对TWA具有开创性和破坏力的收购案,以及他在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Milken)举行的年度企业掠夺者舞会上的突出地位,都无可辩驳地说明了这一点。

但是米尔肯和伊凡·博斯基(IvanBoesky)锒铛入狱,维克多·波斯纳和索尔·斯坦伯格去世了,梅书拉姆·瑞克里斯(MeshulamRiklis)和塞缪尔·贝尔兹伯格(SamuelBelzberg)退隐江湖,伊坎却能与时俱进,尽管历届政府和监管部门已经压制了垃圾债券时代最成功的战术“绿票讹诈”(greenmail,指买进某公司的大量股份,以兼并相威胁,迫使公司用高价购回其股份)。

如今伊坎将自己的商业哲学描述为加进了维权的格雷厄姆和多德(Graham &Dodd)投资理念,倾向于将自己与有史以来最出色的格雷厄姆和多德式投资者沃伦·巴菲特(WarrenBuffett)相比较。自2000年以来,伊坎企业公司的总回报率为840%。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Hathaway)呢?250%。然而市场给予巴菲特的参与以溢价,而你可以以相对于净资产值打折的价格购买伊坎企业公司的股票。尽管伊坎将自己与巴菲特相提并论,除了他们在大多数同龄人只能玩填字游戏打发时间的年纪还拥有撼动世界的愿望外,二人几乎没什么共同点。巴菲特在市场的无效之处寻找优秀的企业,一旦买入后他预期的持有期是“永远”。伊坎偶尔会持有股票,但时间跨度很不稳定。他敏锐的头脑能发掘交易机会,同时渴求杀戮,这两个特质决定了一个人究竟是企业掠夺者还是维权投资者。

比如说,甚至不用我们提醒伊坎就会主动谈到阿克曼,他说:“阿克曼没法在远洛克威的街道上生存。有件事使他成为与我截然相反的人:要成为真正的赢家,你必须学会优雅地获胜,而阿克曼永远无法做到这一点。”

阿克曼犯下的“大罪”是一笔900万美元的进账,这位现年46岁的对冲基金经理经过长达7年的关于霍伍德房地产公司(HallwoodRealty)的诉讼战后,从伊坎那里赢得了这笔钱。伊坎说:“我是个大男孩;我一直与最优秀的对手为敌。有时他们赢了,我向他们表示祝贺,仍然当他们是朋友。但这家伙四处招摇,让记者写文章讲述自己如何击败伊坎,这种方式非常下作。”

因此今年伊坎花了很多时间以牙还牙。在CNBC节目中争吵时,伊坎称阿克曼是“校园里的爱哭鬼”和“道貌岸然的”骗子,这只不过是在公开场合的抨击。私下的争斗早在去年12月就开始了,当时阿克曼开始宣扬自己用10亿美元做空康宝莱公司——并且拉低了这家维生素制造商的股价。

伊坎狼吞虎咽地收购受打压变得更便宜的股票,仓位达到6亿美元之多。这推动了股价的上涨,给阿克曼施加了压力。他还派代表进驻董事会。虽然伊坎说买这个股票是为了赚钱,但他承认对阿克曼的折磨使这笔交易变得更令人愉悦。(阿克曼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伊坎说:“这次做空使他进退维谷——2,000万股的做空所造成的损失可不容易弥补。”当你不用对其他人负责时,仇杀作为投资策略是无可厚非的。

声势浩大的战斗让伊坎上了头条新闻,但暗地里他也许已经成为美国水力压裂(hydraulicfracturing)革命的最大受益者,这种方法开启了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储藏。

几十年来,伊坎拥有庞大的油罐列车车队,他声称,如果油罐车一字排开,你可以从曼哈顿走到俄亥俄州而不用触地。

他还拥有2家轨道车生产商:ACF工业公司和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美国轨道车工业公司(American RailcarIndustries,ARII)。中西部地区水力压裂法热潮产出了海量石油,于是对这些车的需求以及租赁价格激增。由于石油生产商为了横跨美国运输燃料而哄抢油罐车,自去年3月以来ARII的股价上涨了75%。

多年来轨道车一直输送现金流供伊坎使用。1984年他斥资4.69亿美元收购了ACF工业公司,随即抛售了3个部门获利3.6亿美元,解雇了该公司纽约总部180名员工中的大部分人(他说,无论自己还是聘请来的顾问都没法搞明白这些人究竟在做些什么)。后来他利用ACF工业公司的钱为很多收购计划提供了资金,包括他出价42亿美元收购菲利普斯石油公司(PhillipsPetroleum)的45%股份,当时他和布恩•皮肯斯(T.Boone Pickens)兵戎相见。

但他新得到的石油财富可以追溯到CVR能源公司(CVREnergy),这可能是伊坎做过的最佳交易。2012年1月他开始在这家炼油公司建仓,到了夏天他已经拥有82%的股份,并且更换了董事会。随着越来越多的油流到该公司的炼油厂,股价翻了一番,伊坎已经赚了20亿美元。胜利部分要归功于运气:在股价开始起飞时他没能成功卖掉公司;但无疑部分要归功于伊坎:他促使CVR能源公司的管理层让某些炼油资产上市,成立一家业主有限责任合伙企业(masterlimited partnership),他准确地预测该公司对渴求收益的投资者将具有吸引力——自那时以来股价上涨了35%。

然后还有天然气巨头切萨皮克能源公司,这可能是水力压裂法最明显的受益者。在打造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的同时,麦克伦登暗地里运营着一只神秘的大宗商品对冲基金,利用他在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的油井持有的少量股权作为抵押获得贷款,然后进行鲁莽的企业投资,使企业负债累累。《福布斯》杂志在封面上称他为“美国最猖狂的亿万富豪”。然而似乎没人能把麦克伦登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宝座上赶走,直到伊坎的到来。

伊坎于2010年开始投资于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然后立即要求该公司出售资产以减少债务。麦克伦登依从了要求,出售了一些油田获得约60亿美元,这导致股价上涨。不过当伊坎盯着麦克伦登,要求在该公司董事会安插一个代表时,麦克伦登拒绝了。伊坎说:“我们对自己说,出售结束了,他再也不打算卖了。”所以伊坎就开始清空股票,他说:“我们卖掉了所有持有,获利5亿美元。”

一年后伊坎重新在该股票建仓。此时麦克伦登因内幕交易指控而成为千夫所指,正需要支持,于是他欢迎伊坎手下的得力干将文森特·因特列里(VincentIntrieri)进驻董事会。今年1月,麦克伦登宣布退休,称“董事会与我之间存在着理念分歧”。在那之后,股价上涨。麦克伦登拒绝对此发表评论,而伊坎只是说:“我尊重麦克伦登所做的事,但他不是那种喜欢削减成本的人。”《福布斯》杂志估计,这次伊坎又在该公司赚到了2.5亿美元。

很多年老的高管选择退休,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而伊坎一家的做法却恰恰相反。父亲没停止工作,孩子们在公司工作,花更多的时间和父亲在一起。伊坎的儿子布雷特现年33岁,已经和父亲共事11年了,如今他作为萨尔贡投资组合(Sargonportfolio)的共同经理人为父亲搜索交易机会(他和另一位为伊坎工作的新星大卫·谢克特[DavidSchechter]提议对网飞公司进行投资)。伊坎的女儿米歇尔(Michelle)现年30岁,目前是一名教师,很快将到公司工作。

他们加入的是一家没有官僚作风的公司,那里只有20名投资专业人士和律师——与管理的资金量相比,该公司的规模可以说非常小。那里没有沉闷的投资委员会会议。不过他们要熬夜和伊坎一起研究两三个核心问题以增加投资的把握,此外还要打很多电话。伊坎一醒来就会打电话,往往会推迟到上午10点左右才去上班。

摩托罗拉解决方案(Motorola Solutions)的首席执行官格雷格·布朗(GregBrown)说:“你得对他开诚布公,而且要随叫随到,对伊坎来说这两点非常重要。”当年伊坎投资于他的公司期间,有次他在中国时曾在睡梦中被伊坎的来电唤醒,这甚至打乱了他去参加自己的结婚纪念日的安排。他说:“还有业绩:如果你没有进展,你就有麻烦了。”

自去年秋天伊坎收购网飞公司10%的股份以来,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Hastings)一直在学习接受伊坎。当时伊坎的收购促使该公司采取所谓的毒丸策略,以防止他购买更多的股份。哈斯廷斯说:“这就像国际象棋的开局。他走了棋子,我们就采取毒丸策略。这是司空见惯的反应。在我们不了解他的时候我很担心他,但我现在得说,我喜欢他的加入。”伊坎回应道:“我们喜欢哈斯廷斯。我告诉他,当一个人为我赚了8亿美元时,我不会揍他。”

然而,一批银行家和律师——用伊坎的话说就是“高盛(GoldmanSachs)之类的雇佣兵”——已经涌现出来,保护首席执行官和企业董事会免受伊坎的侵袭。考虑到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他们有得忙了。伊坎说:“这些企业坐拥无数现金,我们是催化剂,促使他们用现金做些什么。”

伊坎一定会记住谁帮他释放了现金,而谁没有。网飞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哈斯廷斯改善了公司业绩,使股价上涨,从而延缓了伊坎的震怒。与此相反,当伊坎在2012年5月控制CVR能源公司后,他的团队发现,高盛已收费1,850万美元,试图阻止他们的行动。伊坎的团队指示该公司不付这笔钱。对于这位疯到完全按自己的行事原则战斗——并且有足够财力取胜的人,如果你成为他的敌人,下场可想而知。

伊坎如何诊断企业家?

现年33岁的布雷特·伊坎在去年得到30亿美元,为伊坎资本进行投资。但他在为父亲工作的11年里不得不证明自己。(伊坎的女儿米歇尔将于今年春天加入该公司)让你的子女参与自己的生意的最佳方法是什么?伊坎提供了几个建议:

及早开始。多年来每周末布雷特都会和我一起花很长时间散步。他非常敏感,总是充满好奇心。他拥有良好的心态——潜移默化地进行学习。布雷特看见我总在工作。我对商业界和华尔街有一些玩世不恭的看法——他继承了这些观点。他聆听并学习别人的看法,他有这方面的天赋。他上过会计课程,理解资产负债表。办公室里的人也教了他很多东西。我们观察不同的企业,然后进行钻研。他学得非常好。他不是那种被宠坏的富家子弟。

将他们作为普通员工对待。不要任人唯亲。你要说:“嘿,你在这里工作得像其他人一样:从基层开始,没有任何特权,你必须明白这一点。”对待他们得比对其他任何人更严厉,不能让别人认为你的子女享有特权。布雷特对这方面特别敏感。有时候,我和公司的两个高管开会时,我会说:“嘿,布雷特,来这儿,你可能会学到些东西。”他说:“爸爸,除非你把和我一起工作的3个同事一起叫过来,否则我不去。”

考验他们的勇气。布雷特和他的搭档谢克特开始运营萨尔贡投资组合时,他们说:“给我们3亿美元。”我说,可以,不过我有权否决他们所做的任何决定。他们放弃了工资,愿意取利润的一小部分作为提成。规定了一个最低可接受费率(hurdlerate)。这样一来,基金就成了他们的孩子。交易时他们所作的选择与我有些不同——更侧重于成长股和高科技股——但他们干得很出色,几乎让资金翻了一番。去年8月,他们新建了3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自那以来上涨了7.2亿美元。

伊坎小传

1936年

卡尔·塞利安·伊坎(Carl Celian Icahn)出生。

1957年

这个来自于皇后区远洛克威的孩子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获得哲学专业学士学位。

1961年

从纽约大学医学院辍学以及在军队服役后,在华尔街的德雷福斯公司(Dreyfus & Co.)开始了职业生涯。

1968年

创建了主营套利和期权交易的证券公司伊坎公司(Icahn & Co.)。

1979年

作为收购艺术家在华尔街崭露头角,收购企业相当多的股份——有时取得控股地位。在购买加热器制造商塔班公司(Tappan)的股份后,他迫使公司进行变卖。

1981年

投资银行家布鲁斯·沃瑟斯坦(BruceWasserstein)将企业为了从伊坎等不受欢迎的投资者手中收购回它的股票所付的钱称为“赎金”(ransom)。这种行为还被嘲弄地称为“绿票讹诈”而广为人知。

1982年

伊坎向丹河(Dan River)等公司发起了收购战,在马歇尔领域公司(Marshall Fields)一役中大获全胜。

1985年

伊坎先是收购了TWA的部分股份,成为该公司的董事长,最终使其私有化。但这家航空公司最终分崩离析,在90年代两次宣告破产。

1987年

奥利弗·斯通(Oliver Stone)的《华尔街:金钱永不眠》(Wall Street)上映。剧中戈登·盖柯(GordonGekko)的一句台词借用了伊坎的名言:“如果你需要朋友,找条狗吧。”

1989年

他出售了在德士古石油公司的全部股权,获利20多亿美元。当年在该公司破产期间伊坎开始购入股票。推动公司斥资30亿美元解决法律责任。

1991年

在推动钢铁和能源企业美国钢铁联合公司(USX)重组的长期战斗中获胜,该公司为美国的钢铁部门单独发行了一类股票。USX的2类股票均暴涨。

1997年

放弃了17个月来试图拆分纳贝斯克公司(RJR Nabisco)的努力,但仍然获得不错的利润。

2002年

在高盛(Goldman Sachs)实*以及短暂地从事艺术电影导演生涯后,布雷特加入了父亲的公司。

2004年

作为百视达(Blockbuster)和好莱坞影视公司(HollywoodVideo)的最大股东,伊坎鼓励两家公司合并。然后他批评百视达的首席执行官及其优厚的薪酬。后来他称百视达是“这辈子做过的最糟糕的投资”。

2005年

伊坎与3家对冲基金合作,迫使时代华纳(TimeWarner)分拆有线电视部门,回购200亿美元股票以提振股价。首席执行官迪克·帕森斯(DickParsons)只满足了略超过一半的要求,回购了125亿美元,伊坎称之为“婴儿学步”。帕森斯反驳道:“他的目标是让股价上涨到目标价位后卖掉。”

2008年

微软出价收购雅虎失败后,伊坎购买了价值10亿美元的雅虎股票,将持股比例提高到4.3%。他领导股东起义,试图提名一批新董事,解雇杨致远(JerryYang),重启与微软的谈判。他失败了。

2008年

伊坎的对冲基金受到金融危机的重创,价值缩水了35%。

2010年

伊坎向麦克伦登的切萨皮克能源公司投资了6亿多美元。

2011年

在运营基金6年后,伊坎将外部资金返还给投资者。他在致投资者的信中写道:“从许多方面来说,2008年我们基金的投资者所遭受的损失,比我自己的损失更让我感到困扰。”

2011年

经过多年的战斗将摩托罗拉分成两个实体,从摩托罗拉移动(MotorolaMobility)出售给谷歌的125亿美元的交易中获利13.4亿美元。

2012年

10月伊坎透露自己拥有网飞公司10%的股份;宣布购买的当天,股价飙升14%。这是个巨大的胜利——自那以来股价已上涨了近200%。

2013年

伊坎在报纸上读到戴尔要买断戴尔公司的消息后购买了价值10亿美元的股票。他先是推动该公司派发特别股息,然后竞购试图控制整个公司。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