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投资经典 > 正文

勇敢说不——温莎基金.约翰聂夫的投资智慧

2017-09-15 来源: 正心谷创新资本
字体

约翰·聂夫(JohnNeff),1964至1995年执掌温莎基金,31年间22次跑赢市场,投资总回报56倍,年化回报13.7%,平均超越标准普尔500指数3%以上。

约翰·聂夫将当时濒临清盘的温莎基金经营成当时最大的共同基金。他也成为比肩彼得·林奇、不输索罗斯的传奇投资大师。

约翰·聂夫喜欢淘金低市盈率的冷门股,且敢于重仓;个别持仓短的股票甚至不超过一个月,有人也叫他“价值投机者”。对于主流股票,他的原则是“遭冷落时,我们买它们;受到恩宠时,我们卖它们。”

他的投资风格,果敢、坦诚、眼光独到。今天就来看看,这位稍显另类的“价值投资者”是如何投资的:

一、分散投资?不,那只会带来平庸的业绩

我喜欢购买冷门股是天性使然,但光是它本身并不足以击败市场。你必须愿意在主流智慧都说你错的时候选择固执。这不是靠直觉本能,相反的,它往往和直觉本能背道而驰。

从我在温莎的第一天起,我就下定决心,一见到可望获得高报酬率的投资标的,就要建立特大号的仓位,好创一番大事业。我受够了在后穷追猛赶的做法。

打安全牌只会使投资组合平淡无味,永远成不了什么气候。分散投资只能得到平庸的成绩。对于鼓吹现代投资组合理论的许多人来说,这有如异端邪说,但勇于冒险尝试对温莎行得通。

二、追热点?不,冷门、低市盈率股票是最爱

投资人迷信所谓的“题材股”,共同基金只要大量持有流行性产品制造商的股票,投资人都会大排长龙买它们的受益凭证。每当提及那些富有魅力的名称,价格就会出现波动,于是传言成了自我实现预言。

温莎从不讲花哨、赶流行,或者任凭市场决定它的绩效。不管市场上涨、下跌、不涨不跌,我们始终采用一种风格。

它的要素是:低市盈率;基本成长超过7%;收益有保障(大部分情况中则是改善);总报酬率相对支付的市盈率两者间关系绝佳;如果市盈率没有获得补偿,不买周期性股票;成长领域中的稳健公司;基本面强。

①低市盈率股票可能是绝佳的投资机会。

大部分投资人擅长于把投资期拉长,他们深怀信心——或至少抱有期望——相信热门股票、热门行业或热门共同基金会继续走在相同的轨道上。保持原状的预期心理,壮大了激情市场,但当热情退烧,只能以令人失望的结局收场。

我们从不人云亦云,大量持有热门股,而是采取相反的做法。温莎不跟着市场起哄,抢买当时流行的股票,我们只是善于掌握这种情势。

我们的优势一直在于耐心等候遭人忽视的冷门股从价值低估涨到公平的价值。我们的目标是找容易增值、风险低的股票,把“自欺欺人”的投资法留给别人去运用。

与翱翔天际但一有些许利空消息就会下跌的成长股不同,低市盈率股票几乎不带任何预期心理,股价没有反映任何期望。投资人漠不关心低市盈率公司的财务绩效,因此也很少给予它们惩罚。

但是前景一有改善的迹象,可能会激发投资人新的买气。如果你买进的是失宠的冷门股,并在其他投资人认清它们的价值之后逢高脱手,则你经常能够赢得可观的收益。

知名成长股的市盈率通常最高,价格上涨引来投资人关注,反之亦然——但有其极限,最后,它们的业绩会回归正常。

我不希望夺门而逃,更不想到最后才逃出来。大型成长股有时会跌落泥沼中,这时我才想捡——但即使在这时候,也会有所节制。

②市盈率很低但有成长性的公司,是引起我们产生兴趣的前提。

对温莎来说,市盈率低通常是指市盈率比当时市场上的一般水平低40%到60%。垂死或经营极糟的公司,市盈率当然偏低。低本益比的公司一年如果成长7%以上,就会向我们透露出其遭低估的信息,尤其是如果伴随着引人注目的股利。

温莎除了偏爱较不知名的成长性公司外,一流公司偶尔也会跃入我们的眼帘。利空消息总是压过利多消息,连优良公司也会受害于投资人的恶劣心情。

由于这种情绪上的变化,在我三十一年的任期内,温莎几乎买遍了美国所有的行业——各行各业迟早有低市盈率的便宜货可捡。

三、热衷反向操作?不,群众有时也是对的

出现某种狂热趋势之后,群众会相互应和而无法自拔。如果你不这么想,不妨试着做这件事:下次参加说明会时带头鼓掌。

或者,下次去听热闹的音乐会时,第一个起立喝彩。大部分人不跟着起哄很难。但对我来说,买价格低迷的股票更难。

注意:不要只因与众不同而沾沾自喜,反向操作者和冥顽不化只有一线之隔。我尽情享受买进股票的机会,但也承认有时群众是对的。到头来,你必须看对基本面,才能获得奖赏。

历史一再告诉我们,股票市场上的记忆短得出奇。一些学者对高效率市场的尊重有其道理,但根据我的经验,市场一直愚不可及,因为投资人常常会忘了过去。

四、爱上某只股票?不,股票是用来卖的

温莎因为两个原因出售股票:

①基本面恶化;

②价格接近我们的预期。

我们犯了错误而买进的股票显然需要卖出。如果某只股票,我们能说的最好预期是:“可能不至于下跌吧。”那么,这只股票便在等候出售名单之列。我们持有的每一只股票都必须有显而易见的成长潜力。

只要基本面安然无恙,我们不介意持有股票三、四或五个月。但我们也不会因此而不马上获利了结。有些时候,我们持有股票短至一个月或以下。

决定卖出是最难做出的投资决策。

关于一只股票的潜力,你可能看得很对,但如果你持股太久,到头来也许一无所获。无数人长期持股,因为让他们感到窝心——特别是反向操作获有利润时。如果卖出,就没什么好向别人吹嘘的。

许多投资人舍不得在价格上涨时与所持股票道别,害怕空手之后,没办法赚得更多。他们总在说服自己,卖出后的第二天就会因为少赚一块钱而吃亏。

我的态度是,我没那么聪明。爱上投资组合中的股票很容易,但我也要加上一句:这种情形非常危险。

温莎持有的每一只股票都是用来卖的。在这一行,如果你压抑自己的热情,最好能够鸿运当头,否则就要倒大霉。在你想要吹嘘某只股票买得多漂亮时,也许正是应该卖出之时。

我们不追求最后一块钱,而是很高兴地把部分上档留下,给那些清醒过来的买主。我们从不玩抓市场头部的游戏,这么做比日后套牢在跌势中要好。如果有人要当冤大头,不用客气,我们乐于配合他们。

一般来说,我们会将售股所得转投于前景更为光明的股票。但在价格过高的市场中,温莎总会定期性地持有多达20%的现金。市场狂飙以及我们找不到可以合理买进的股票时,我们会大量持有现金。在狂风巨浪中,现金是最好的支柱。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