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投资经典 > 正文

芒格:伯克希尔50年来为什么会成功?

2017-09-05 来源: 雪球
字体

简单说,这篇文章就是以芒格,这个巴菲特身边几十年的朋友角度,剖析伯克希尔50年来为什么会成功(这篇文章提到了他称之为“伯克希尔系统”的架构),巴菲特卸任后会如何,成功可以复制到其他公司否。其中,15条的伯克希尔系统构架说明,作为回顾和总结,应该是非常有价值。其他部分也就回答了伯克希尔系统的未来。

关于芒格,我还记得他的一句话“人生不仅仅是精明的积累财富”。写出来也给雪友共勉。

副董事长的想法:过去和未来

致伯克希尔哈萨维股东:

我近距离地观察了伯克希尔在沃伦·巴菲特领导下过去五十年不同寻常的成功。现在看上去是合适的时候,让我独立地补充,不论他本人会做出何种的纪念性评论。我将尝试着做5件事情。

(1)描述其管理系统和政策,使得一个小型的,注定要失败的纺织商品企业,变成现在的庞大的伯克希尔,

(2)解释管理系统和政策如何形成,

(3)解释,在某种程度上,为什么伯克希尔做得如此之好。

(4)如果巴菲特很快就卸任的话,预测是否不同寻常的好结果会继续,并且

(5)考虑是否伯克希尔过去50年的优异成绩有些启示,可能在别处也被证明有用。

巴菲特领导下的伯克希尔的管理系统和政策(在此统称为“伯克希尔系统”)很早就固定,并且描述如下:

(1)伯克希尔将是一个分散的企业集团,其仅会反对那些不能做出令人满意预测的业务类型。

(2)它的母公司将会做几乎所有类型的生意,通过独立的股份有限子公司,子公司CEO们的经营将会有极大自治权。

(3)企业集团的总部几乎没有任何东西,除了一个小办公司套间,包括一个主席,一个CFO,一些主要帮助CFO做审计,内部控制的助手。

(4)伯克希尔子公司将显著地总会包括灾害保险公司。这些成群的保险公司将被期待着及时产生可靠的承保收入,并且也会产生大量的“浮存金”(来自还未支付的保险负债)用于投资。

(5)没有显著的,系统性的人员系统,股票期权系统,其他激励系统,退休系统,或者诸如此类系统,因为子公司将有他们自己的系统,而系统常常是不同的。

(6)伯克希尔主席将仅仅为自己保留少数活动。

(i)他将管理几乎所有的证券投资,它们通常属于伯克希尔的灾害保险公司。

(ii)他将选择所有重要子公司的CEO,他将会确定他们的报酬,并且从他们每个人的私人推荐中获得继任者(人选),如果突然需要继任者的话。

(iii)他将在子公司增加了它们的竞争优势之后,配置其不需要的大部分现金,理想的配置是使用那些现金去收购新的子公司。

(iv)若子公司CEO有任何联络的需要,他将立即能够被联络,并且他将几乎不需要另外的联络。

(v)他将在他的年度报告中撰写长篇的,有逻辑的,有用的信件,此信件将被设计成,如果他本人是一个仅仅被动持有的股东,所希望成为的样子,并且他将能花几小时的时间,在年度股东大会上回答问题。

(vi)他将尝试着成为,一个对顾客、股东和其他在职者而言,长期运作良好的文化的榜样,在他卸任前后都是如此。

(vii)他的首要任务将是保留大量时间安静地阅读和思考,特别是那些可能提高他的决策的学*,不论他变得多老,并且

(viii)他也将花费许多时间在热情地钦佩他人的成就

(7)新的子公司将通常被现金收购,而不是新发行股票。

(8)只要能用一美元的留存利润,为股东创造多于一美元的市场价值,伯克希尔就将不会支付股利。(老鼠注:这点挺著名的,也是为什么其A股这么高价的原因。)

(9)关于购买新子公司,伯克希尔将寻求以合理的价格购买好的生意,此生意是主席能够很好地理解的。伯克希尔将同样希望(该公司)有一个好的CEO在任,他被期待继续长期留任,并且能在不需要总部帮助的情况下,很好地管理公司

(10)关于选择子公司的CEO,伯克希尔将设法确保其可靠,有技能,有活力并热爱CEO所在企业和环境。

(11)作为重要的优先选择的方式,伯克希尔将几乎不会出售子公司。

(12)伯克希尔几乎不会将子公司的CEO调到其他不相关子公司(任职)

(13)伯克希尔将不会强迫子公司的CEO仅因为年龄退休

(14)伯克希尔将少有债务未清偿,因为它试图保持(i)在任何状况下,实质上完美的信誉和(ii)当出现不同寻常的机会的时候,容易获得可以调配的现金和贷款。

(15)对潜在的大公司的卖家而言,伯克希尔将总是友好的。一个此类公司的报价,将获得快速的关注。在伯克希尔,只有主席和一两个其他人,会知道这个报价,如果此报价没有导致交易的话。并且他们将不会告诉局外人有关交易的事。

伯克希尔系统的要素和它们聚集的规模都是如此不同寻常。据我所知,没有其他的大型企业具备一半这样的要素。

伯克希尔如何恰好拥有一个如此与众不同的企业性格呢?

嗯,巴菲特,即使当年仅有34岁而已,控制了大约45%的伯克希尔股份,并且完全被其他大股东所信任。他能够建立任何他所想要的系统。并且他也这么做了,创造了伯克希尔系统。

几乎每个要素的选择,都是因为巴菲特相信,在他的领导下,它将帮助最大化伯克希尔的成就。他不打算为其他的企业,创造一个适用于所有的系统。事实上,伯克希尔的子公司们并不需要在它们自身的运营中使用伯克希尔的系统。并且当使用不同的系统时,一些公司也很兴盛。

当巴菲特设计伯克希尔系统的时候,他的目标是什么?

嗯,这些年来,我分析了几个重要的因素:

(1)他特别希望,持续最大化多数此系统中重要人员的理性,技巧和奉献精神,从他自己开始。

(2)他希望处处都有双赢的结果——比如说,用忠诚待人的方式,去获得忠诚。

(3)他希望做出最大化长期结果的决定,从通常持续在位足够长时间,以承担决定结果的决策者那里寻求(决策答案/参考)。

(4)他希望最小化总部内,来自庞大官僚机构的,几乎不可避免的负面影响。

(5)他希望亲身地做出贡献,像本杰明·格雷厄姆教授那样,传播他所获得的智慧。

当巴菲特开发伯克希尔系统的时候,他预见到了所有后来发生的好处么?不。巴菲特磕磕绊绊地通过实践的进化,才获得了一些好处。但是,当他看到有用的结果时,他强化了它们的成因。

为什么伯克希尔在巴菲特的领导下做得如此出色?

我只想到四大因素:

(1)巴菲特有益的特性

(2)伯克希尔系统有益的特性

(3)好运

(4)一些股东和其他崇拜者,包括一些媒体界人士,不寻常地强烈的,有传染性的忠诚

我相信所有四个因素都存在且有用。但是沉重的货物,是由有益的特性,不寻常的忠诚,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所承载的。

特别地,巴菲特决定限制他的业务于少数类型,而且最大化他的注意力于此类类型,并持续如此做了50年,非常出色。巴菲特的成功和罗杰·费德勒成为网球高手的原因是一样的。

巴菲特,事实上,使用了著名棒球教练John Wooden的致胜方法。John Wooden在学会分配几乎所有的上场时间给他最好的七名球员之后,基本上就经常地获得胜利。采用这种方式,对手总是面对他最好的球员,而不是次好的。并且,因有额外的比赛时间,最好的球员比一般球员提升更多。

而且巴菲特的情况**超越了Wooden,因为技能的练*集中于一个人,而不是七个,随着他50年间变得越来越老,他的技能提升再提升,而不是像棒球运动员的技能那样退化。

此外,以在长期服务的,重要子公司的CEO身上集中如此多才华和权力的方式,巴菲特也创造了强大的Wooden式效果。并且此类效果提高了CEO的能力和子公司的成绩。

然后,因为伯克希尔系统授予了许多子公司和它们的CEO所渴望的自治,以及伯克希尔变得成功且著名,这些结果吸引更多,更好的子公司进入到伯克希尔,也吸引了更好的CEO。

更好的子公司和CEO需要总部更少的关注,创造常被称为“良性循环”(的局面)。

总是将灾害保险公司,作为重要的子公司,对伯克希尔的发展而言有多么好?

不可思议地好。伯克希尔的雄心是无由地强烈,并且,纵使如此,它得到的它所想要的。

灾害保险经常投资于普通股,其价值大概以股东权益计算,正如伯克希尔的保险子公司做的那样。并且,在过去50年里,标准普尔500指数每年提供大约10%的税前收益,创造了重要的推力。

并且,在巴菲特时代早期的几十年里,伯克希尔保险子公司内的普通股大幅地胜过指数,正如巴菲特所期待的那样。随后,当伯克希尔庞大的持股规模和收入税收考虑,导致战胜指数部分的收益退化到不重要的时候(或许不是永远的),其他的和更好的优势出现了。Ajit Jain 从零开始创造了一个庞大的再保险公司,产生巨量的“浮存金”和大量承保收益。并且GEICO整个并入了伯克希尔,随后GEICO的市场价值变成原来的四倍。还有,其他的伯克希尔保险运营大幅度地提高,主要是凭借企业的声誉优势,承保条款,寻找和留在好的利基市场,并招募和保留杰出的人才。(老鼠备注:Ajit Jain,出生于印度,本科就读于印度IIT,MBA就读于哈佛大学管理学院,在80年代中期加入伯克希尔,现在是保险事务主席。)

随后,晚些时候,因为伯克希尔几乎独特且很可靠的企业人格和大的规模,变得非常著名,它的保险子公司获得并抓住了许多吸引人的,其他公司所不能获得的机会,去购买非公开发行的有价证券。这些有价证券的大多数,有固定的到期期限,并产生良好的结果。

伯克希尔在保险领域不可思议的结果不是自然而然的。通常地,一个灾害保险公司是平庸结果的制造者,纵使是在相当好地管理下。此种结果没什么作用。伯克希尔的更好结果,是如此令人震惊地巨大,我相信巴菲特现在难以再次创造它,如果其变回到一个小公司,纵使巴菲特保持他的聪明且回复年轻。

伯克希尔因为成为分散的企业集团而痛苦么?不,通过范围更广泛的经营,它的机会有效地扩大了。并且,在其他地方很普遍的负面影响,通过巴菲特的技能得以避免。

为什么伯克希尔倾向于用现金购买公司,而不是它自己的股票?嗯,通过交换获得的任何股份,要与所让出的伯克希尔股份价值相当,是很困难的。

为什么在保险公司之外,伯克希尔为股东而进行的公司收购,进展如此顺利,当此类收购的通常结果,对于(其他公司的)收购者的股东而言是坏的时候?

嗯,伯克希尔,依据设计,有方法论上的优势,以补充它更好的机会。它从未设立与“收购部门”等价的部门,在压力下购买公司。并且它从不依赖于“帮助者”的建议,他们一定有支持交易的偏见。而且巴菲特自以为走投无路,正如他声称没有专业知识,但是他知道的比大多数公司管理者还要多,知道哪些在商业中有用,哪些没用,借助于他作为一个被动投资者的长期经验。并且,最后地,即使当伯克希尔比其他公司获得更好的机会,巴菲特经常表现出几乎非人的耐心,并很少购买。举例说来,在他控制伯克希尔公司的前十年里,巴菲特看着一个公司(纺织)走向死亡,两家新公司进入,净增一家公司。

在巴菲特的领导下,伯克希尔所犯的大错有哪些?嗯,虽然委任的错误是普遍的,但几乎所有大的错误都是没有进行购买,包括没有购买沃尔玛的股票,当它一定会发展极为顺利的时候。遗漏的错误是很重要的。伯克希尔的净值现在将会至少多出500亿美元,如果它抓住一些机会,它的确不够聪明,(以将这些机会)识别为事实上确定的事情。

在我清单上,接着上一个任务的是:如果巴菲特很快就卸任的话,预测是否不同寻常的好结果会继续。

回答是:是的。伯克希尔在它的子公司中已经具备许多公司(可延续的)势头,根植于许多长期竞争优势。

另外,它的铁路和公共事业子公司现在提供非常令人满意的机会,以在新的固定资产上,投资大量金额。并且许多子公司现在正参与明智的“附加的”并购。

假设大部分的伯克希尔系统保持原样,现在所展现的势头和机会的结合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伯克希尔将几乎肯定会继续在非常长时间内,优于一般的企业,纵使(1)巴菲特明天离开,(2)他的继任者是只有平庸能力的人,并且(3)伯克希尔决不再购买一个大公司。

但是,在这个巴菲特很快离开的假设之下,他的继任者将不是“仅有平庸能力”的。例如,Ajit Jain和Greg Abel是已经证明表现的人,他们的表现可能将会被描述为“世界级”。如果让我选择,我会用“世界领先”描述。在一些重要的方面,他们中每一个都是比巴菲特更好的企业管理者。(老鼠备注:巴菲特没有明确说未来继承人是谁。但因为芒格这50年评论中,就是在此处,提到了这2个人,所以有分析认为,他们会是负责人。据雪友malamala,“印象中巴菲特对接班人的安排是三个方面的,一个董事长,一个负责投资的CEO,一个负责企业管理的CEO。从前文看,此两位可能是负责企业管理的CEO人选”)

并且我相信Jain和Abel都不会(1)离开伯克希尔,不论其他人开价如何 (2)要求大幅改变伯克希尔系统

我也不认为令人满意的新企业购买将会随着巴菲特离开而结束。鉴于伯克希尔现在如此庞大,和我们面临的激进投资主义时代,我认为一些令人满意的收购机会将会来到,并且伯克希尔的600亿美元现金将有益地减少。

可能在别处也被证明有用。

答案显而易见的是。在巴菲特的早期几年,伯克希尔面前有一个大任务:将一个小的储藏物,变成一个巨大而有用的企业。而且它会采用长期避免官僚主义,和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深思熟虑的领导人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因为他会继续进步,并且请来更多像他自己一样的人。

与典型的大公司系统相比较,它们的总部很官僚,并有一串CEO在大约59岁入职,此后很少停下来安静思考,且很快因固定的退休年龄而被迫离职。

我相信,伯克希尔系统版本将会被更加经常地在别处尝试,并且官僚主义最坏的属性将会被更经常地像癌症般对待,它们是如此类似。一个好的修正官僚主义的例子,是乔治·马歇尔创造的,当时他从议会获得权力,忽略选择将军所需的级别,从而帮助赢得了二战。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