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投资经典 > 正文

成长股投资大师-普莱斯

2017-08-24 来源: 雪球
字体

五十年前,华尔街出现了一位证券投资的旷世奇才——洛威·普莱斯。作为当时最大基金的管理者,他对成长性的看重显得十分另类。他认为,投资者成功的捷径就是寻找成长性好的行业并长期持有该行业内优秀的上市公司。由于投资业绩突出,他逐渐成为偶像级的人物,许多追随者还成立了一个庞大的组织,他的方法被称为“洛威·普莱斯方法”,他喜欢投资的股票被称为“洛威·普莱斯股票”。  

“洛威·普莱斯股票”的评价标准是:  

(1)非同凡响的市场和产品开发能力;  

(2)行业内没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3)不受政府的严格管制;  

(4)人力资源总成本极低,但单个雇员待遇较优;  

(5)每股收益能保持较高的增长率。  

从这些标准可以看出,这种方法需要经验、判断力、对政治的敏锐和普通人的智慧,而不是繁琐艰难的数字分析,易于被学习和接受。选择这类股票应注意两个方面:首先是鉴别某一行业是否正处于成长阶段,其次是在这个行业中选择最有希望的公司进行投资。  

普莱斯认为,当某一行业开始走下坡路时,一般都会显示出“杠杆效应”:净利润的下降速度要远快于单位销售量的下降速度。根据此,他准确地判断出30年代铁路行业的衰退;而在“二战”之前,普莱斯就发现了航空运输、柴油发动机、空调、塑料以及电视机产业的诱人前景。  

此外,夕阳行业如果脱胎换骨进入了新的成长期,不管是新产品的开发还是老产品有了新用途,都可以成为投资对象。  

但是到了六十年代末期,成长型股票的价格都已经炒作到非常高的市盈率水平,普莱斯认为市场上已经没有什么便宜的成长型股票,投资方向也应当有所改变,于是把资产转让给合伙人,放弃了对公司的控制和经营。其私人财产主要投向能够抵御通货膨胀风险的资产,如房地产、自然资源、金银和债券等,成功地躲过了 1973-1974年高价股的暴跌。  

他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代宗师,不仅在于其探索出了投资成长股的方法,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教条地运用这种方法。坚持直觉、尊重现实和灵活应变是投资的最高境界。   

盯住成长股,在市场恐慌时买入。如何才能在市场恐慌时买入?在别人贪婪时恐惧 在别人恐惧时贪婪。  

成长型投资是真正的价值投资!     

普莱斯越来越坚信,最好的价值投资方式,找到一个仍处于成长周期内的产业,判定该产业内最具发展前景的公司,并长期持有这些股票。与经济萧条做斗争,最好的办法就是投身股市,拥抱它而不是逃离它。这就是托马斯·罗·普莱斯的成长感悟。

普莱斯总是与大众投资者选择不同的做法。无论市场如何风云变幻,他总是镇定自若,应付自如。当绝大多数投资者寻求安全的时候,普莱斯寻求增长;当大盘成长股票受到青睐时,他却转向小盘股;当各种股票价格走高,他却开始投资石油、木材等价格低的基础工业成长股票。

普莱斯从不随波逐流,他游离于华尔街潮流之外,不断发挥着他的独创思想。20世纪30年代,他提出了股票成长理论,其中提到的通用电气公司(GE),布莱克达科公司(Black & Decker)和雅培药厂(Abbott Laboratories)等等,经过70多年的风风雨雨,已跃身成为《财富》“50强”,他惊人的判断力可见一斑。

普莱斯在1937年创立一家三人小店,他的经营策略十分简单:首先在新兴而且有发展的领域寻找合适的公司股票,在阶段性底部建仓,如果收益明显增长就继续持股,到阶段性顶部时抛售。在20世纪30年代,大多数短期资本营运者都受到了熊市和大萧条的双重冲击,购买热门股票的传统投资理念已是一败涂地。最大限度地获得利润、降低风险的诀窍,就是普莱斯的“成长股票”。

在为《巴伦斯》杂志所写的文章中,他假定,像人类一样,公司也有一个明显的生命周期——成长、成熟、衰落。普莱斯评价说:“当成熟期到来时,风险也会随着增加。”他的收益主要来源于可口可乐公司、IBM和宝洁公司。这些当时低收益的小公司持续成长,使股利不断累积。而类似于美国烟草公司这样收益较好的股票,都被他划入成熟期。  

为什么收益低的股票却更值得购买?普莱斯认为,收益低的成长股企业虽然并不保证在经济下降时不受影响,但在接下来的经济增长中,这些企业能够更快复苏并成长,因此价格较低的成长股更值得购买。  

判断一个公司处于什么阶段是门很深的学问。普莱斯会观察销售趋势、利润幅度及资本收益率。而这些指标均会受到竞争、专利有效期、管理策略变化及法律等因素的影响。  

在一本保存了40年的日记中,普莱斯写到:“没有足够的钱付账、发工资,的确不是滋味。若不是《巴伦斯》杂志的文章使我们迈向成功,那还会是什么?”  

在生意最惨淡的华尔街岁月中,39岁的普莱斯创建了他的顾问公司——普信。他记载道:“或许该死的傻瓜才会冒这种无谓的风险,但我会因为我的努力而感到满足。如果失败了,我也无怨无悔。”直到10年后,普信集团才开始盈利。  

1938年,为了引起人们对企业的注意,普莱斯不顾经济的严重滑坡先后两次买入股票,但均以失败告终。创业初期总是困难重重,增长策略比格雷厄姆的廉价资产策略更具冒险性,但挫折并不能打败乐观又有点小固执的普莱斯。  

普莱斯有句名言:“如果你很好的照顾了客户的利益,客户就会很好的照顾你。”这一至理名言已经成为普信资产管理公司自1937年成立以来一直贯彻的业务原则。为了招揽客户,普莱斯想出了新招:为女性准备特殊的盥洗室,里面有电话、书桌等。这种令人赏识的商业技巧现在仍为许多大公司采用。  

其实在建立普信之前,普莱斯曾付出了更多昂贵的代价。出身于化学专业的他,第一份工作是药品试验。公司的经营状况不好,后来又发生了罢工,随后就破产了。他又在杜邦公司做了两年化学师,之后在一次全公司大裁员中被炒鱿鱼。此时他发现了自己对金融行业的热爱,“晚上的全部时间都用来读金融杂志了”。普莱斯先后在两家规模很小的经纪人公司工作了两年,挣了点小钱去旅游,没料到回来之后发现其中一家公司因为投机被关闭了。他回忆说:“我工作过的公司中有两家失败了,一家因为缺乏经验,另一家因为欺骗。这些经历使我的判断力更加敏锐,工作更加谨慎、一丝不苟。”开创事业的压力使得普莱斯失眠,但也给了他阅读大量资料的时间。专业知识同样派上了用场,他对颇具潜力的化学和航空工业股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和两个同伴马不停蹄地奔走,研究考察,以便筛选出好的公司。普莱斯的目标是:四次股票交易中至少有三次是盈利的。超常的技能和埋头苦干的工作习惯,帮助他在市场极其萧条时战胜困难,为目标而努力奋斗的决心,也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为了解决小的信托账户资金的统一管理问题,1950年普莱斯开辟了一项全新的业务——T·罗·普信成长股票基金。它的特色是首次将普莱斯成长股票策略对收入微薄的投资者开放,没有附加费、没有销售佣金,却有百分之一的股票赎回金来鼓励长期持有。经过时间的验证,在1984年,共同基金资产首次超过了普信集团的个人咨询业务收入,随之而来的迅速增长吸引了大量的养老金基金。T·罗·普信成长股票基金不断发展、并最终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经营最好的无附加费基金。  

普莱斯成功的经验是:客户对我们的满意程度等于事实减去期望值。构筑的期望值与事实越接近,客户的满意程度越高。秉承着普莱斯定下的为客户服务的宗旨,普信制定了“客户利益第一,员工利益第二,股东利益第三”的运营理念,并在多次金融风暴和危机中为其客户提供了优质的投资服务,很好的维护了客户的利益。比如,普信根据基本面的研究,在科技股泡沫之前的一年就看到了对科技股狂热追求的不合理因素,从而逐渐减少了对科技股的持仓,并尽力说服其投资客户采取相同的行动。这种做法在科技股泡沫破碎之前曾遭受到很大的压力和媒体的批评,但普信的基金经理们严格遵照将客户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原则,在公司本身的利润受到影响的情况下坚持自己基本面的分析和结论,最终在科技股泡沫破碎引起市场暴跌的情况下成功保护了客户的利益。

任何产业和企业都有生命周期,回报最大、风险最低的持股时机就是起成长初期。而当一家企业成熟以后,投资者的机会就渐渐减少,风险则是逐步上升。

选择成长股需要着重注意下列几个问题:

(1)成长股未必与新经济产业相挂钩,成长股也可能出现在传统行业甚至是夕阳行业里。在大众心目中,成长股总是与网络、IT、生物技术等新经济产业相联系的。但事实上,钢铁、石油、汽车、电力、商业等传统产业领域,也经常出现高速成长的公司。在中国的当前阶段尤其如此。普莱斯认为,夕阳行业如果脱胎换骨进入了新的成长期,不管是新产品的开发还是老产品有了新用途,都可以成为成长股的投资对象。巴菲特更是从来没有染指过新兴的科技类股票,但他选择的也是那些成长性非常优秀的股票,不同的是它们处于传统行业中。

(2)成长股未必与高增长行业相挂钩,成长股也经常出现在增长放缓的成熟行业。当前中国正处在市场爆炸的特殊历史阶段,几乎各行各业都面临着市场总量的快速放大,从而表现出行业的高速增长。但是由于行业内的竞争结构问题,我们更易见到的现实是,在行业总量高速增长的同时,行业内的厂商却因为过度竞争而经营维艰,比如中国的彩电、软件、旅游等行业。相反,世界经验表明,那些增长放缓甚至负增长的行业里却往往出现高成长公司,比如快餐和软饮料行业总量增长幅度很小,但麦当劳和可口可乐却以其出类拔萃的竞争优势获得了企业的高速成长。

(3)成长股未必与小盘股相挂钩,大盘股甚至是蓝筹股也可能保持快速成长。中国的小盘股公司,大多没有产业地位、资源优势和核心能力,成长为大公司的概率不是很大。而中国的大盘股公司,或者经历市场竞争成长而来,形成了自己的竞争力,或者由具备一定行业地位或资源垄断优势的大型国企转制而来,其中的优秀企业,反而前景更可期。国外的经验也显示,大规模未必与高成长不兼容。典型的例子如沃尔玛,在超大型规模的基础上依然保持着惊人的成长速度。

(4)成长股未必与企业的历史成长速度相挂钩。有很多公司,因为抓住了一时的商业机会而一夜暴发,表现出高成长的历史纪录和势头。实际上,这些公司的高速成长是一时机会导致的,而不是企业的系统能力和竞争优势造就的,往往是昙花一现。所以,选择成长股,要谨防被过往成长的历史假象所迷惑。

如果不考虑对群氓心理的借势和利用,理性的结论应该是:投资者需要重视成长股投资,但必须破除成长性崇拜。首先,必须区分创造价值的公司成长和不创造价值的公司成长。成长性本身是没意义的,关键在于成长是否意味着经济利润或EVA的增加。其次,需要十分讲究市场估值的时间差,只能买进那些未来成长尚未被贴现进市价的成长股。不能不顾价格高低,凡是成长性股票就买进。最后,企业成长是有极限,不要一味地追求企业成长。投资者随时都要有清醒的意识,即公司高速成长本身或许就同时意味着高速地奔向毁灭。巴菲特对此就极其清醒,他说:“在一个有限的世界里,高增长率必定自我毁灭。如果这种增长的基数小,那么在一段时间内这条定律不一定奏效。但如果基数膨胀,那么机会就将结束:高增长率最终会压扁它自己的支撑点。”总之,成长股投资并不能唯成长即投资。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