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资讯  >  投资经典 > 正文

听投资大师们说失败

2017-05-18 来源: 互联网
字体

2011年11月,CNBC每天邀请一位金融投资神话创造者走下神坛,让他们说出令自己损失最大的一笔交易(worst trade),关键是分享感悟与“收获”。精译的观后感是,真正反省自己的投资失误才是最有效的风控。所以让我们带着无比健康的心态,去了解令他们无比心痛的投资经历吧。

Bill Gross(PIMCO Co-CIO)

“那是1975年,当时巴菲特和芒格来找我们,希望我们贷给他们1000万。我认为这家公司只能说‘有趣’,有一堆已经没落的工厂,有个See's糖果店,Blue Chip Stamps,除此之外没什么有吸引力的地方。于是我拒绝了。一周后,Sam Walton来找我,希望我给他们正在扩张的沃尔玛商店贷款。他和两个儿子带着我在小镇的沃尔玛店转,还带着他家的狗。我认为他们也没什么flash(让我眼前一亮的东西)。不久候我遇到一家我觉得非常不错的公司,叫做Itel,不是Intel。他们的办公室有整整三十层,还可以看到金门大桥呢。我当时觉得,就它了,有实实在在可以触摸的东西。于是我贷给他们500万,可是半年后就破产了。”

“JP Morgan曾经对国会说过,Lending is not based on money or property。我的理解是投资要看重character(角色本身),而不是property(道具,or浮云)。于是我把JP Morgan的图像挂到了办公室的墙上,以提醒自己当年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但正是对这个错误的反省,使PIMCO躲过了次贷危机。因为我们当时认清了次贷的本质,包括零利率贷款等等证券化产品。无论市场多么火热,都改变不了他们的poor character,所以我们坚决不投资。正是2008年远远好于竞争对手的收益为PIMCO未来十年打下了良好基础。”

Larry Fink(Black Rock 创办者)

BlackRock现为全球最大的money manager,Fink认为曾经做过的worst trade不是输给了市场,而是自己。

“只要在市场一天,就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风险,有时很好的idea,却在各种经济条件下成为噩梦,也可能本来很失败的trade却取得了莫名其妙的成功。当年我准备离开第一波士顿,那段日子非常非常煎熬,我不确定自己应该做什么,但是我知道两点,第一我应该离开卖方,第二华尔街正在经历一场巨变。华尔街‘生产’的各种证券产品,作为买方的投资者其实并不了解其中蕴含的风险,只是一味地听取卖方的‘建议’。可以说我们刚刚经历过的金融危机其实就起源于八十年代末的这种情况。”

“所以我当时认为应该组建一家更加关注风险控制的投资公司。我记得很清楚,在我创办BlackRock的前一年半时间里,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这个季度基金会赚1个亿,下个季度会倒亏3个亿,正如我们不清楚钱是怎样赚来的,也不清楚是怎样突然亏掉的。这使我意识到绝大多数买方都不了解购买证券所蕴含的风险,换句话说,市场也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对风险进行很好的评估,买方没有真正管理好‘资产负债表’。于是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建立一家以风险控制为核心和基础的公司。”

“但是当时的煎熬让我对自己失去信心,我把这个想法告诉Blackstone的创办者Steven Schwarzman和Pete Peterson,短短三天时间内我们就建立了合伙关系。他们贷给我500万美元,我还白给他们40%的股份。可以说他们对我的信任超过了我自己。他们赢了。公司成立35天后,我们就迎来了第一位风险控制业务的客户,4个月后开始赚钱,6个月后我就还清了那500万。”

“作为投资者一定要相信自己,特别是自己的直觉,所以这对我来讲也许是worst trade,却是他们两人的best trade。”

Stephen Schwarzman (Blackstone CEO)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Blackstone的第三笔投资,那时我们没有任何投资决策过程(process),决定投资一家钢铁分销商,一位合伙人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也很有把握,但是另一个合伙人认为这笔交易有些不妥。没有其他办法,我只能把两个人叫道我跟前,让他们PK,有行业经验的人赢了,因为这明显是一场不公平的较量。我们后来损失了全部400万左右的投资。当时我们的规模只有8.5亿。我永远忘不了一位投资者对我说,我是他们见到过的最白痴的人,我想他们当时这样说不仅情有可原,而且是对的。庆幸的是,这次失败的经历改变了整个公司的命运。”

“成功的投资者一定是个终生学习的过程,而且一定是从失败的经历中,而绝不是辉煌的战绩中,学到更多。每一次失败一定有其背后深层次的模式(pattern ),不要只是捶胸顿足,更不要将责任推给他人,这是你自己的决定。这样对投资决策的总结,持续几十年,你会发现自己的进步不是一点点。要把过去失败的教训应用到新的机会中去,这才是最为关键的步骤。”

“每个人对自己进行评估时,一定要做到ruthless。事实上,对失败的反思对机构投资者同样重要。很多人认为这是事后诸葛(second guessing),但错了就是错了,对事不对人。分析的是当时错误的决策,而不是这个人的全部。”

“我一直把Blackstone的投资决策过程称作tooth fairy scenario(牙仙是美国的一个民间传说,孩子们把脱落的牙齿藏到枕头下,牙仙女晚上就会趁他们睡觉时把牙齿拿走,并留下孩子们希望得到的礼物实现他们的梦想)。一方面我们要找到所有风险因素,另一方面要放开去想象,如果这些风险因素不存在,我们会得到哪些‘礼物’,两相对比,更好找到合理价格。”

Boone Pickens(对冲基金经理,石油、天然气投资最有影响力人物)

“我最失败的投资?这个得好好想,因为有不少可供选择。不过当你认识到你犯下严重错误,你还是要继续前行。”

“我的两笔最大的投资失误是相关的,都是由于我当时判断天然气价格不会跌倒2.32美元以下,事实上最后跌倒了90每分。所以我们当时还大手笔分红12亿美元,还在某个周末赶着完成收购了一家公司。”

“现在我不再会那样做了,一是因为我找到了很好的团队,他们的意见我会认真的听取,二是由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相信自己不仅仅是知识的增长,更重要的是增长智慧。我不会像二三十年前那样去拦‘行驶的货车’。毕竟我已经82了,不会再有更多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是在被‘打包送走’以前,我会一直参与这场游戏。”

扫码下载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