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荐书  >  正文

《千年金融史》

2018-07-22 来源: 正心谷创新资本
字体

推荐理由:

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许多人将过错归于金融:它摧毁了我们的财富和工作,逐渐侵蚀政府和银行体系。但威廉.戈兹曼在《千年金融史》中给出截然不同的观点:正是金融使得文明的进步成为可能。历史长河中金融扮演着怎样的角色?金融对中国的未来又将发挥怎样的作用?且听《千年金融史》娓娓道来。

作者简介:

威廉.戈兹曼,是一名著名的金融史学家,曾与瓦莱丽.汉森合著《价值起源》,现为耶鲁大学金融与管理学院教授、国际金融中心主任。作为一名主流金融学领域的资深学者,他在多国的历史尤其是金融史、艺术史方面,是世界上少有的权威。

内容简介

首先,金融的本质在于允许社会跨越时空对价值进行计划、转移和保护。由于生命周期、食物的易逝性等原因,人类一直面临着跨期风险。金融在世界许多重要转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主要是通过以下4个关键要素来发挥作用的:

(1) 通过时间重新配置经济价值。抵押贷款是一种金融契约,此外还有许多其他契约,它们都是现在对于未来行为的承诺。契约用一种使双方互惠的方式将现在与将来联结在了一起。

(2)金融重新配置风险。时间上的重新配置意味着金融契约必须克服"将现在与将来分离开来的不确定性"这个障碍。有些风险是我们必须承担的——比如流星撞击地球,而另外一些风险我们实际上可以采取措施来减轻或规避。金融契约将时间维度中的内在风险暴露出来,并在不同的参与方之间进行分配。例如,人寿保险可以将死亡的风险从单个家庭转移到一个大的机构,反过来,这些机构也可以将此契约与其他契约集中起来以分散风险。

(3)金融重新配置资本。例如,资本通过股票市场流入高效率的企业,而银行则贷款给那些具有赢利潜力的企业。从这个意义上说,金融也是一种促进经济增长的技术。

(4)金融扩展了资源重新配置的渠道和复杂程度。在金融的发展历程中,它提供了一系列越来越丰富的关于跨期契约可能性的选择。这种金融领域日益纷杂的现象和趋势,本质上反映了产生此类契约的社会的复杂性。有些时候,这种复杂性几乎接近书面语言所能描绘的极限。举例而言,一份现代的证券抵押担保合同可能长达900页,涵盖了各种极为庞杂的细节,比如条件、权利和责任。如此复杂化的优点在于扩大了契约各方的缔约"空间",也就是缔约各方所拥有的谈判维度的数量。当你参与其中时,就能够达成某些在更简单系统里面无法达成的协议。跨期协议的丰富程度和复杂程度使得金融技术不断发展,这是其相当重要的贡献。如果没有这种多维度的缔约自由,人类社会许多根本性的、变革性的文明活动就不可能产生。

过去5000年人类和城市社会的显著扩张证明了一个事实,即金融极大地提升了人类降低生存风险和跨期配置资源以促进增长的能力。典型的金融借贷把希望将价值折现的人和将价值转换到未来的人联系起来,有助于人们应对短期消费冲击,例如突发瘟疫时患病者可以通过贷款来治病;还使得未来具有不同的可能性,例如一个没有本金的农民通过借钱购买种子,最终收获了远大于成本的粮食。

此外,金融发展也会影响人类文化和行为。因为跨期行为方式远远早于金融契约,金融是在替代并更新着传统的跨期机制,不免会对现有机制构成挑战。例如,养儿防老就是一个跨期机制,亲戚间互赠则是典型的连续多期互惠计划。养老金等现代金融养老手段的发展,使得子女与父母之间的关系、亲戚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重大改变,重塑了社会文化。

最后,金融还起到了推动知识发展的作用。人类对地球边界最早的认识是通过跨洋远航的商人获得的,各种金融问题促进了写作、记录和计算的发展,同时直接推动了一些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数学创新的产生,例如对数和概率论的发现。

但金融并非万能的。金融并不能彻底解决资源有限性与人类欲望无限性这个矛盾,人类依然面临着跨期均衡-现在与将来代际之间的取舍-能否得以维持的问题。作者认为,一个广阔的金融市场和金融制度的框架,以及金融的人文维度,对于形成应对金融挑战的稳健对策至关重要。在构建金融体系时,人的天性和社会制度必须纳入考虑范围。事实上,我们处在一个复杂的社会,金融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但金融时常被看作问题本身,而非问题的解决方案。

为此作者试图将金融置于社会和文化的语境中,从某种程度来说,本书是关于人物、地点和时间的个人化叙述。全书分为四个部分--从楔形文字到古典文明、中国的金融遗产、欧洲大熔炉、全球市场的出现,证明了社会往往在金融危机到临之际集体怀念金融出现之前的世界,但却忽略了人类文明往往正是依靠金融工具实现价值传承和风险化解。未来我们依然离不开金融,而是要与时俱进更新金融工具。

名句赏析:

纵观荷兰历史,由于水务委员会在环境安全(荷兰作为一个低地国家长期面临着洪水风险)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一种被称为“Hoogheemraadschappen”的乌特勒支水务委员会拥有了近似超越政府的权力。无论荷兰是被西班牙人、法国人还是荷兰人自己控制,水务委员会都拥有征税以及在必要时(抗击洪水)征集自己军队的权力。1648年该委员会发行了债券以建造抗洪设施,这些设施现在仍在发挥作用,而350年后的今天这些债券也仍在支付利息。

《管子》认为货币不是经济政策的目标而仅是一个媒介,为了解释这一抽象的概念文中选择了一个生动形象的比喻。文中写到“刀币者,沟渎者也”,也就是说货币就像将水引向田地的沟渠,《管子》认为货币就像沟渠一样引导着经济活动。这暗示着,控制了沟渠的统治者控制了国家的全部财产。

货币对于东西方文明来说都很重要,对中国来说则更具意义重大。事实上,在公元前221年,中国的大一统就是以一种新的货币体系的建立为标志的。建立只使用单一货币的统一帝国的伟大战略成功后,必然会出现如同20世纪90年代欧元诞生后欧元区人们所享受的贸易效率。但由于财政政策和货币供给由中央把持,单一货币体系同样会造成区域性的经济问题。

在法国图卢兹,一家名叫荣耀巴扎克勒的磨坊公司经历过各种挫折,1427年遭遇了火灾,1709年磨坊堤坝被洪水冲毁。它比20世纪前法国的任何一个政府都长久,从1372年成立到1946年被国有化,它的寿命甚至比宋、元、明朝加起来还要久。它的幸存得益于某些比坚固的建筑更重要的东西,即公司组织结构:它是金融史的技术革命,得以让公司在几个世纪中表现出惊人的稳定性。同样值得思考的还有,为什么这家占据了得天独厚自然条件的公司在600年间没有被国有化?而历史上这种情况在中国时常发生。

扫码下载官方APP